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铁血神剑》

第468章 天鹅之殇

    看到赵日天就像是一只吃人的狼一样一步一步的跨来,方天行此时的心里就好像有一万只***奔腾而过。(有?(意?(思?(书?(院他心中暗恨:姓赵的,搓你老娘,你已经伤了小爷我十几次了,还不罢休,看来你是不弄死小爷我是不放手的了,好,算你狠,够狠,你有种。假如小爷这次侥幸不死的话,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统统的还回去,还回去……

    不等方天行继续胡思乱想,那赵日天已经临近了。只见他双眼里喷射出像火一样的光芒,狠狠的注视着方天行,就好像此时他不是赵日天,而是被逼入绝境的方天行一样。

    他的这种眼神让方天行气的肺都快炸了。

    “搓你奶奶啊,赵日天,你这个老不死的,我才应该这样看你的啊……”但气归气,必要的垂死挣扎还是要准备一下的,这个道理对于聪明如猴的方天行来说,那是最简单不过的。

    “哼,螳臂当车,就凭你个小蚂蚁也想反抗老夫,徒增烦恼而已,你小子还是乖乖的伸着脖子,这样也许老夫会让你少点痛苦。哼,否则以老夫我的脾气,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看到方天行似乎想反抗,赵日天戏虐的笑道。

    他确实有资格笑,此时的方天行差不多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本身实力和他的差距又大,司马长风和南宫剑又被他重创,一时也不能来骚扰他。

    但是他忽略了人性,一个男人的人性,司马长风的人性。

    司马长风和南宫剑确实被他伤的很重,几乎丧命。

    但司马长风何许人也,他不光是方天行的师兄,他更是看待方天行的性命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这其中的原因不光是方天行给了他第二次重现江湖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觉得方天行是他的知己,他们之间不存在什么沟通不沟通,彼此只需要一个眼神足矣。

    正如他接到云中客的信以后,二话不说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这就是信任,这就是默契,当时方天行让云中客带信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方天行确信司马长风一定就会来。

    司马长风还真来了,并且还说好了他们三个要组成三剑客联手对抗元婴高手,可是赵日天确实太强,他们并没有机会做到真正的联手。

    “都怪我,都怪我的实力太弱,拖了师弟他们的后腿,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弟就这样被赵日天毁了,我我我要跟他拼了……”

    想到这里,司马长风使出浑身仅存不多的力气一下子抱住了宫天鹅的腿,然后在宫天鹅双腿颤抖中慢慢的站了起来,看到这个情况,宫天鹅立马扶着他,脸上不断的变幻着颜色,有娇羞,有紧张,还有不可思议的表情。

    “赵老鬼,休要伤我师弟,司马长风来也……”看到赵日天就要对方天行下毒手,司马长风也顾不上自己还有几分战斗力,也顾不上身后宫天鹅的惊呼声,立马挥剑冲了上去。

    “司马大侠,长风……哥哥……风郎……你……你知道吗,我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看到司马长风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冲向人人惧怕的元婴高手,宫天鹅直觉得她的天就快要塌了,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的心一片混乱,本来她是和赵日天一伙对付方天行的,但是偏偏她第一次喜欢的那个男人,司马长风也来了,她的心随着司马长风的到来也慢慢的起了微妙的变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靠向了方天行他们。

    女人就是这样,她可以有很多个男人,她也可以记不清她有多少个男人,但是对于她的第一个男人和他第一次喜欢的男人,她是刻骨铭心,她是至死不渝的。

    宫天鹅也是这样,因为她也是女人,她年轻的时候还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就是现在,她也风韵犹存,人见犹怜。

    “哼,什么东西,就凭你个小蚂蚁也想来碍手碍脚,给老夫滚回去……”

    风闻又是司马长风,赵日天也有点生气了,直接一个大手将司马长风给拍了回来,司马长风就像一只断线了的风筝一样,在空中划了一道歪歪扭扭的弧线,重重的落在了宫天鹅的身边。

    真的是怎么冲过去的,怎么落回来。但不同的是冲过去的时候还有几口气,还可以挥剑,可落回来以后却气若游丝,人事不知。

    看到这个情况,方天行睚眦欲裂,司马长风受伤就像是他自己一样,这时候他又恢复了元气,立马像疯了一样杀向赵日天。

    而这边的宫天鹅也疯了,司马长风就是他的禁忌,谁对司马长风不利,就是对她不利。

    只见她一声令下,她手下的那些人不约而同的握紧兵器,怒视着赵日天,就算是赵日天是元婴高手那又怎么样,他们一样的要攻击他,因为他们的主人已经冲向了赵日天。

    虽然他们大部分都是宫天鹅父亲的手下,但是他们对于如今的这位宫家的女主人一样的忠诚。

    “嘿嘿嘿……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看来你们都是活腻了嗬……来吧,来吧,统统的都来吧,今天老夫我一块送你们上西天……”

    此时的赵日天也是兴奋不已,很多年了,自从他突破元婴以后,还没有打个什么大仗,但今年却连连大开杀戒,但在青阳门的那次他是落荒而逃。

    “杀……”

    随着赵日天一声大喝,四周的人群立马倒下一大片。

    一招,仅仅一招而已,甚至很多人还没来得及看清赵日天用的是什么招,就一命呜呼。

    元婴高手的虎须确实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捋的,方天行他们也不例外。

    但方天行在这次的对抗中并没有伤太重,但是他也不是铁打的,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方天行只是伤了一点,但是功力比他差了很多的宫天鹅就好不到那里去了,刚才她又是冲在了最前面,赵日天那含怒的一击,她首当其冲。

    当宫家老人将宫天鹅抱起的时候,她已经气若游丝,但眼里却还透着柔情,她抬了抬手,费力的指向司马长风倒地不起的方向。

    那老人心领神会,立马招呼手下的人将他们的女主人抬向司马长风。

    看到这一切,方天行的心就像烈火在烧一样,他的心在不停的狂吼,但是他却没有越过雷池一步,因为赵日天还在他的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瞄着他,他的神念在刚刚的猛攻中已经消耗殆尽,新的力量还没恢复,此时此刻,他就像一只失去爪牙的猛虎,如果眼神可以要人命的话,赵日天已经死了上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