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五百三十章 不减不咩

    再说碧紫仙与小玲,她们在长舌使、石头使的带领下也到了第二关。有)?意)?思)?书)?院)

    长舌使长发飘扬,“痛苦使我变丑,可我也变强了。”

    小玲的吐槽呆毛立刻有反应了,回应道:“你丫不要骗我,只要变秃了才会变强,你的头发那么多,分明是变弱了。”

    长舌使甩动他的紫色长发,笑道:“小矮子,你不会懂我的痛苦。”

    石头使则道:“我来介绍一下第二关。”

    碧紫仙道:“先告诉我过了第二关有什么奖励。我可不想无缘无故地闯关。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问了不该问的。”

    石头使道:“告诉你也没关系。第二关的奖励是这个。”

    呼!

    石头使大手一翻,一物浮了起来,散发着书香。碧紫仙扫了一眼,怒道:“又是书,我讨厌书。第一关的奖励是书,第二关还是,难道第三关也是吗。你们在耍我?”

    “姑娘,你没得选择。谁让我负责你。”石头使道,“长舌使,别再炫耀你的头发了,早晚会掉的。”

    “石头使,我知道你在嫉妒人家。”长舌使笑道。

    “我不做评价。随你怎么说。”石头使淡然道。

    见了第二关的奖励,碧紫仙有些郁郁不乐,可她只能接受。小玲什么都没说,她一直很被动,貌似没什么主见。来恶龙潭也是碧紫仙的主意。

    这就是第二关吗,碧紫仙与小玲扫量着前方的关口。

    关口有三道门,门都是开着的。难道说两人都要做出选择,不能从同一个门进去?

    “碧萝莉,我们似乎要分开了。可你不用担心,又不是生离与死别。很快就会再见的。”小玲道。

    “石头使,你怎么说。”碧紫仙问道。她张口就是两道中二病火,呼呼,迸滚向躲在石头里的基老。放火烧石头,先烤烤他再说。

    眼见中二病火怒滚而来,石头使的脸都藏在石头里,轰隆隆,石头冲了出去,并不躲避中二病火。

    碧紫仙吐出的火焰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绿色的,还有一种是紫色的。绿色的火焰忽地变为一只大手,遽然拍下,碧波万顷,寒气森然。而紫色的火焰没入地下,隐而不见。

    “看不到的危险更让人防不胜防。”长舌使笑道,“石头,你可不要被烤熟。”

    蓬!

    绿色的大手拍中滚动的石头,哧哧哧,数千道绿箭迸飙而出,可石头并未裂开。碎掉的是绿手。

    这时,地面崩裂,紫色的巨斧陡地劈向石头。巨斧也是中二病火变成的。

    当!

    斧刃、石头相接的刹那,金石相撞声刺破云霄。长舌使定眼一看,只见石头裂了,而紫色的巨斧也粉碎了。

    出来了。

    石头使竟然从石头里跳出来了。长舌使也是吓了一跳,因为他也有好多年没见过基友的真容。想想都觉得滑稽啊。

    年轻,那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基老很年轻,他右膝跪在地上,手掌也着地。“这样就能让你满意了吗。”石头使问道,他眸子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忽隐忽灭,像是鬼火。在他说话之间,中二病火轰然散去,像是在躲避石头使。

    碧紫仙道:“你长得很好看,为什么不让别人见到你的样子。你是自卑还是太自恋。”

    石头使站了起来,漠然道:“外来者就该有外来者的样子,腐女,你是来闯关的,而不是打探别人的兴趣。你们也看到了。”他指着三道门,“随便进,只是你们不能选同一扇门。第二关叫做三心二蚁。”

    “三心二蚁?”小玲问道。

    “门里面是异空间,里面封印着三颗心脏,另有两只食梦蚁看守心脏,活着拿回心脏,然后再从门里走出,就算你们闯关成功。”石头使道。

    汪的一声惨叫。

    黑色的猎犬被碧紫仙抓了过来,“它是我的契约兽,我们不能分开。”

    “好难过啊。”小玲道,“碧萝莉,原来我在你心里竟然还不如狗,为何你要和我分开。”

    “可以,你能带它进去。”石头使道。

    呼。碧紫仙转身,向中间的那扇门走去,她的契约兽自然是被拖走的,它显然很不甘心。“汪命苦啊,为何要去送死。”黑色的猎犬抱怨道。

    碧紫仙做出选择了,小玲只能从余下的两扇门选出一扇,就在她们即将踏入门里面时,石头使将第二关的奖励品抛了出去,“是谁都好,先接下奖品。你们若都死了,它会重新回到我手上。”石头使道。

    “小玲,你收着吧。”碧紫仙道,“第一关的奖励在我这里。这次到你了。”

    “好。”小玲也没推辞,她长袖一撇,卷起那抛过来的书,收了起来。书中内容小玲可不感兴趣。啊,好重!小玲心道,少说也几十斤。“这书的材质不一般。恶龙潭难道也是藏书阁吗,就像龙宫。”

    小玲在吐槽界见到的书加起来都没有龙宫一排书架上的藏书多。可来到恶龙潭后,她们收到的奖励又都是怪书,“知识真的能改变腐女的命运吗。”她自己吐槽道。

    刷!

    小玲挟起那本怪书,陡地飞进左右边的门内。一闪而逝,在那之前碧紫仙和她的契约兽已经走进去了。

    长舌使、石头使站在门外。

    “龙女瞎了一眼,金龙王断了一臂,龙牡丹更惨,和死了没什么区别。”长舌使道。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石头使道,“龙牡丹是那三个人里最可怕的腐女,连自己都算计。你以为她会死掉?”

    “自然不信。可事实如此,由不得我不信。”长舌使道,“龙女带走龙牡丹,也不见得是为了她的师姐好,肯定有她的打算。只是我们的主人还不知她的目的。”

    “你说我们的主人啊。”石头使道。

    恶龙潭的主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是此间的基老也难见她一面。时隔数十年,包括石头使在内的基老都感觉不到主人存在的气息。

    难道主人离开恶龙潭了,很多使节都在猜测,怀疑,可他们不敢妄下结论,毕竟那个女人太强势了,没有基老能站在她面前,只能跪下,仰望她。“三目使传过来消息。”长舌使忽道。

    “他能有什么好消息。”石头使道,“他天天和我们待在一起,你又不是不了解他。”

    “三目使说他从一个腐女那里感受到了龙牡丹的气息。”长舌使道。

    “龙牡丹!”石头使微诧,“不可能的,她要是亲自来这里,我们都会被惊动的,不,主人也会赶过去。”

    “因为龙牡丹有那个价值。”长舌使道,“等一下,鼹鼠使被杀了!”

    “被杀了?”石头使再次惊道,“怎可能,他可是使节,而且此地是恶龙潭,这里的规则对我们有利。外人很难杀我们。”

    “鼹鼠使已死,三目使确定过了。”长舌使道。

    “不信的话,你看。”只见长舌使弹了一下耳环,叮的一声脆响,随即光华延展,形成一面镜子。

    镜子里,三目使提着鼹鼠使的脑袋,怔怔发呆。

    长舌使与三目使之间的基情远胜于石头使,所以他们有特殊的交流工具。

    耳环是一对的,长舌使有一只,三目使也有一只。只要耳环在,他们就能看清彼此,很是方便。

    “真被杀了呢,鼹鼠使。可怜的汉子,他是被谁杀掉的。”石头使问道,语气平淡,毫无关心的意思,只是随口问问,像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若是不问,似乎会影响他与长舌使、三目使等人的基情。

    “李馥。”镜子里,三目使开口道,“一个名不经传的小腐女,来自龙宫。和这三人是一起的。”三目使指了指石墩上坐着的三个腐女,湖翡翠,水相女,乔奴。

    “做的不错。”湖翡翠道,“李馥杀了鼹鼠使,真让人想不到。”

    “乔奴师姐也很厉害,能说服不知名的基老,放她过来,和我们坐在一起。”水相女道。

    “因为她将基神儿子的断指送给了对方。”湖翡翠哼道。

    “师姐也说了,我可随意处置第一关的奖励。”乔奴道。

    “喂喂,三个眼睛的。”水相女又道,“我们第二关也过了,你怎么傻了。”

    水相女虽然是在和三目使说话,可通过镜子观察她的长舌使与石头使都觉不舒服,因为水相女分出眼角余光,用来扫量镜子外的基老。

    “切断。”石头使道。

    “好。”长舌使赞同道,叮的一声,他的耳环轻幌,镜面旋即消失。三目使与水相女、湖翡翠等人也消失了。

    “真让人不舒服,那个女人。”石头使道。

    “你是说坐在石墩上的那个女人吗。”长舌使道,“她似乎和龙牡丹有关。”

    “不是似乎,而是一定。”石头使道。

    “怎么办,鼹鼠使死了。”长舌使道。

    “替代鼹鼠使的人很快就会出现,闯关者身边不能没有使节。”石头使道。

    “要我亲自过去吗,去李馥那边,代替鼹鼠使。”长舌使道。

    “不是我们说了算的。”石头使道。

    “鼹鼠使不能平白无故死去,那个腐女必须给出说法。”长舌使怒道。

    “给怎样,不给又怎样。”石头使道,“紫发的,你被情绪影响了理智,如何还能做使节。”

    “我该像你这样冷酷吗,大家都死了,你也不闻不问。”长舌使道。

    “我刚才不是表示过关心了吗。”石头使道,“鼹鼠使死了,我也很难过的。”

    “你难过吗,我可是看不出来。”长舌使道。

    “我非要陪鼹鼠使赴死才算对得起他吗,紫发的,你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伤心。”石头使道。“人总要活下去,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忘了鼹鼠使。不要让他永远的活在你心里,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石头使都这样说了,长舌使也不好再说什么。

    “能杀掉恶龙潭的本土基老,那个腐女不简单,龙宫之主又在计划什么。”长舌使道。

    “你认为龙女瞎了一只眼睛,她会甘心吗。”石头使道。

    “她要报复恶龙潭吗。”长舌使笑道。

    “不是报复,她是要毁掉恶龙潭。”石头使道。

    “哼,她能做到吗。”长舌使冷笑。

    “她失败过一次,不代表第二次会失败。”石头使道。

    “听你说话的语气真让人不舒服,石头。”长舌使道,“难道你想离开恶龙潭?”

    “不,我没那样说。”石头使道。他再次被石皮覆盖,又躲到石头里去了。“趁着我们的闯关选手在努力工作,我们好好休息才是。”

    “我是观战者。不需要休息。”长舌使道。

    刷!

    他霍然而起,飞向最后一扇门,闯了进去。待长舌使消失在门内,石头使才阖上眼睛,“有心事却不知藏好的人真让人讨厌。紫发的,祝你好远。鼹鼠使和我的基情并不深厚,他的死活关我何事。倒是龙牡丹与龙女、金龙王的动向让人不安。主人又在哪里,她还在等待什么。”石头使也无头绪,只觉事情很乱。“多事之秋,恶龙潭终于要更换新的血液了。旧的就该被淘汰。”

    三扇门都有人走进去。

    轰!轰!轰!门都阖上了,门外,石头使漠然以待。

    门内。

    小玲独自一人,“封印的心脏在哪里,食梦蚁又躲在哪里,我该何去何从。真不该和碧萝莉分开的,至少她还有一个狗,而我什么都没有。人生真是艰难啊。”

    刷刷,小玲的吐槽呆毛不住甩动,扫去靠近她的雾气。“雾水越来越重了,让人觉得不舒服,总觉得这雾不正常。”

    四周白茫茫的,小玲连自己伸出去的手都看不到。

    咚!一道沉闷的心跳声响起。虽然隔得很远,小玲仍能感到地面都在颤幌,“这就是封印的心脏吗。”

    目标来得太过容易,只会让人感到不真实。小玲忽地想到了食梦蚁。

    “有两只食梦蚁守护着三个封印的心脏。那心跳声是食梦蚁制造的幻象吗,我该继续走下去?”小玲拿不定主意。

    要是碧萝莉在这里就好了。小玲马上想到了碧紫仙。

    咚,咚,咚。心跳声时远时近,远时像是在千里之外,近时就像在眼前。

    “是时候让我的吐槽之力发挥作用了。”小玲道,她右掌翻起,刷,吐槽之光向上纵起,倏化光幕,长十丈,宽五丈,照亮方圆百丈。

    “萤火之光亦能与日月争辉。”小玲道,“何况只是我的吐槽之光,我很有自信的。”

    光幕向前推进,像是启明灯。小玲跟在后面,认真的观察四周,不会放过任何变化。“三颗心脏,我找到几颗才算完成任何呢,忘了问三只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