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北雄》

第545章县令

    二月间,从晋阳去往平遥的古道上,一支队伍迤逦而来。(.有.)?(.意.)?(.思.)?(.书.)?(.院.)

    此时北地的冬天还未彻底过去,北风依然在天空肆虐,吹的队伍中的旗帜烈烈作响,人们也都是缩手缩脚,尽量想让自己暖和些。

    这支队伍很是臃肿,有着很长一串儿的驮车,驮马,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的牛羊,在队伍周遭,一队队的兵卒则护卫在队伍旁边,人喊马嘶,声音噪杂。

    显然,这是一支运粮的队伍。

    开春了,冰雪渐渐消融,天气虽还很冷,可比之深冬已经暖和了许多,从北边儿过来的粮队也一日多似一日。

    从代州三郡,到绛郡的一路上,这样的队伍不知道有多少。

    南边儿还在不停的打仗,北边儿却已经差不多彻底安定了下来,而这些粮队给沿路郡县村镇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青楼妓馆是最直接的受益者,而酒楼,茶肆,粮铺等最基本的营生也逐步出现,让这些饱受战祸蹂躏的地方恢复了些许的活力。

    这种繁荣到底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没多少人去在意,普通百姓只知道安定的生活正在靠近他们而已。

    平遥县从往来运送粮草辎重的队伍身上无疑受益良多,荒无人烟的景象很快就成为了过去。

    平遥县如今可以说是并州境内府兵人家最多的一个县,数万唐军降卒在这里安家落户,他们大部分都是晋人。

    还有一些是吕梁山上的流民,有的听说战乱已过,便急急的回到了家乡,有的则是被官兵捉住,送到了平遥县。

    另外一些人则来自晋阳,他们对土地山林的热情比其他各类人等都要高涨,他们一旦来到,便占据了许多的良田和山林,顺便也让穷的叮当响的县城库房有了一些积蓄,同时也稍微缓解了平遥县的粮食压力。

    在去年,西河郡太守张云智到任后颁下了很多政令,重新记录户籍,分发田亩,并严令各县分发田亩后,立即翻耕土地,以便来年耕种。

    同时也还要召集百姓修建村庄,房屋,修缮城池,沟渠等等,可以说,去年下半年整个西河郡上下都忙碌成了一团儿。

    要说大业末年到如今,晋地哪里受创最重,那肯定是代州无疑,作为边地,内外交困之下,最终代州由鼎盛时的百多万人口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多些,之后幽州之民迁入,稍有缓解。

    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马邑,雁门等地,都不会改变男少女多的社会结构,而这里说的很长一段时间,是以十年为单位来计算的。

    除了代州三郡外,受到税赋,劳役,战争影响最大的就数西河郡了,位于并州侧后的它不是受创于外敌,而是内战。

    大业年间的各种苛捐杂税和永无休止的劳役就不提了,李破和李唐的战争以及隋末匪患弄的西河郡几乎是十室九空,比代州三郡也没强到哪里去。

    可能唯一比代州要强的多的地方在于,他有着许多肥沃的耕地,水源也不缺,山林资源更为丰富,所以也就让更多的流民得以存活了下来,而他要是恢复起来,比代州也要快的多。

    以平遥县为例,只过去半载有余,人口便增加了不少。

    流民们拖家带口来到这里,开始辛勤耕耘,被俘的唐军士卒渐渐也安下心来,在这里忙碌的建设新的家园,到了去岁秋末,很多人都送信给家中的妻儿老小,让他们来平遥安居。

    到了这一年的二月,平遥县基本已经形成了以府兵人家为主,其他各色人等为辅的人口结构。

    郡守张云智终于算是稍微松了口气下来,开始按照并代两州的路数儿,仔细的建起了他的郡守府。

    要说西河郡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大的,完善各级官吏组成,恢复官职体系以及律法约束等,其实并不算费劲儿。

    接下来这一年张云智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首先就是春耕,接下来还要花大力气继续剿匪。

    张云智很年轻,才干上也不无太多亮点。

    可在西河郡太守的位置上,却表现的非常称职,显然,在娄烦任上的从政经历,让他得益良多,也非常清楚总管府的治政意图。

    所以他的全部精力几乎都集中在了恢复民生这一件事情上面,而且在一片空白的纸面上作画,也很容易得出不错的政绩。

    于是,年初的时候,他得到了总管府的赞赏,让张云智欣喜若狂的是,他能够隐约得出结论,当那位称王之时,他这个西河郡太守很可能会有爵位加身。

    这会让他在晋阳张氏年轻子弟里面更为凸显出来,丰厚的回报让张云智写了很长一封书信给总管府回了过去,除了表达自己的忠诚和感激之情外,还加上了一些他对西河郡的规划,雀跃之情可谓是跃然纸上。

    ………………………………

    迎接这支运粮队伍的是新任平遥县令刘朝宗,这位县令上任没几天,蔫蔫巴巴的还远未恢复襄阳刘氏子弟的风采。

    北方的天气让他也很不适应,都开春许久了,竟然还这么冷,令他很是怀疑在这里多呆上几年的话,还能不能看到故乡的山水。

    带着一群县衙属吏,眼巴巴的瞅着远方慢慢行来,拖的老长的队伍,此时他正有气无力的跟主簿叨咕着,“县城里的屋子也都该修修了,按照……惯例,你给算算大致能征多少人出来?”

    主簿闻言,裹紧身上的官袍,尽量装出“天真无辜”的样子,“县尊……按照惯例,西河郡要免三年钱粮,这才一年不到,怎么能让百姓就役?”

    刘朝宗明显楞了楞,可他算得上是西河郡治下最有资历的一位县令了,别看只到任几天,却也知道了不少事情,随即便问,“那……我怎么听闻,去岁郡守府就征发了不少劳役呢?”

    主簿苦笑答道:“那都是百姓自愿的,且那些府兵出力最多,县城里可没几家府兵呢。”

    这种钻空子的事情刘朝宗一听就明白了,“那咱们是不是也能劝一劝百姓,让他们自愿做些活计?”

    主簿瞅了瞅新任上官儿,颇觉对方的脑袋正在脖子上晃荡,说不定过上几日就能掉下来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就能争一争县令的位置了呢?

    主簿yy了一下,却还是老实的回答,“此事得经太守府下令才成,县尊若想擅自行事,怕是不妥啊。”

    刘朝宗扭头瞅了主簿几眼,目光并不凌厉,他也没看穿人心的本事,可到底是吃过人肉的家伙,瞅的主簿很不舒服。

    刘朝宗沉默良久,想着这位主簿倒不是什么奸猾之辈,说的话不像是在骗他,当然,主簿的来历他也听说了一些。

    这位四十出头的赵主簿是晋阳人,没什么家世可言,当初并代大军南下晋阳,他跟着李元吉跑去了绛郡,等到李神通一战而败,赵主簿很快就又回到了平遥任职,官位纹丝不动,却也躲过了一场战乱。

    很聪明的一个人,如果是几年前,刘朝宗会非常高兴自己的主簿是这样一个人,可现在嘛,他却有点提不起精神来了。

    他所有的精气神好像都耗费在了刺杀朱粲和之后的一路逃亡上面,如今到了平遥,恍如隔世的梦幻感一直在伴随着他。

    所以他对猜测主簿的话有多少真假,是真想劝告他,还是只想阻拦他行事,给他这个新任上官一个下马威迅速的失去了兴趣。

    既然不能征役,那也就算了,本来平遥县衙多有破败,他还想顺便修整一下呢。

    目视着前方的队伍越来越近,刘朝宗又道:“吴县尉又带人出去剿匪了?”

    “是,听闻西山又有一伙儿贼匪出没,人数不多,想来吴县尉也就是带人出去转转,看能不能立下些功劳。”

    “嗯,你说这些运送粮草之人,其中有多少民夫?”

    主簿被他转的有点蒙,只能顺着他的话头道:“县尊不知,这里没什么民夫,车夫之类,皆由军卒充任,县尊方来不久,下官还是……以实情相告吧……听说北边儿的代州,已经有三年没有收过税,征发过劳役了,今年是第四个年头儿……应该能看的更清楚些,您说是吧?”

    好吧,从大业年间开始,大规模的征发劳役已经渐渐成了常态,所有在隋末任职过的官吏也将此视为了平常事。

    劳役确实很好用,官员们觉着农闲时节的人们无所事事,不如征发来干些别的事情,虽说这是隋亡的原因中最重要的一条,可官吏们其实并没有吸取太多的教训,或者更确切的说大家还没来得及从中得到什么经验和教训。

    像刘朝宗就是如此,而听了这些,他惊讶倒是有些,兴趣也多了些,他倒是很想去代州瞧瞧,不用征发劳役的代州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县衙估计应该跟平遥这里一样的残破吧?

    只是运送粮草的都是军卒?事情好像有些难办了呢,当然,倒也有些便利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