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第七百八十九章 讲真,日服池子里真有阿比酱?怕不是没来上班

    去做什么了,这种问题当然会不可避免地被问到。(有)?(意)?(思)?(书)?(院)

    露露盯着沙地上张牙舞爪朝拉麦挥舞钳子的螃蟹看了一会,然后回答到。

    “追蝴蝶去了。刚才看到一只漂亮的蝴蝶,不小心就看入迷追了上去。”

    在露露的世界里,只分为两种人,一种是一同生活在露希娅身边的‘家人’,一种是和自己无关的‘他人’,露露在两者的区别对待中显得异常极端,她能够对家人付出爱情,对他人却连怜悯都不存在,有的只是纯粹的漠视。

    “真的是非常漂亮的蝴蝶,明明看上去那么脆弱,却比想象中更加强韧。”

    对于这种理由,拉麦感到无奈至于也是挺好笑的,因为看蝴蝶看入迷而追着去什么的,和天真烂漫的小孩子非常撘,听起来就很可爱。果然小孩子就该快快乐乐地度过童年,就算是看上去沉稳的露露也该和同龄人多在一起玩耍,这样也能找回一些小孩子该有的无忧无虑。

    不过要是太没危机感也不行,所以拉麦还是认真地说教了一通,让她欣慰的是乖巧的露露非常老实地道歉并且承诺不会再犯,稳重得让人不忍心继续训斥。

    “好吧,知道错了就好,下次不要再乱跑了哦。”

    也许是一时兴起吧,拉麦顺口问了一句。

    “那么,那只蝴蝶最后怎么样了呢?”

    本已经转过身的露露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过脸,对拉麦说到。

    “本打算把她抓回来作为战利品,但时机不太适合所以算了。”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拉麦总觉得露露的侧脸看上去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可仔细一看却又觉得璐璐还是像往常一样板着脸不善言笑,于是拉麦便将其归结为自己眼花。

    “战利品吗?”

    露露的用词让拉麦有些奇怪,但一想到地球上那些喜欢收集昆虫标本的人,她又释怀了,露露大概就是喜欢收藏昆虫标本那类人吧,真不知道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的,明明只是些虫子的尸.骸.而已。

    “是的,真是遗憾。如果下次还能遇到的话就好了。”

    难得露露表现出兴趣,拉麦也不会泼冷水。

    “希望还能有这种机会,不过就算不是蝴蝶,其他小动物也可以哦?”

    拉麦突然想到,小孩子应该都是喜欢宠物的吧,比起干巴巴的虫子尸.骸,毛茸茸的小动物不是更好吗?于是拉麦向露露这么建议了。

    露露首先考虑到的是维多利加,也许是一次失去太多宝贵的东西,维多利加现在也在急切地想要长大,但长大后的世界远不如维多利加那双纯真的眼中看到的美好,这一点露露有切身的体会。

    ——要是宠物能够分散维多利加的注意力就再好不过了。出于这样的考虑,露露点了点头。

    “我会考虑的。不过,就是不知道露希娅小姐姐喜不喜欢动物呢?”

    要是说其他女孩子,拉麦还算是有所了解,但露希娅的话……。

    “会是怎么样呢?说不定意外地喜欢小动物呢?”

    和两只幼女一起在躺椅上休息的露希娅支吾着哼了一声,然后用怀疑的语气说到。

    “没有实际试过所以不太清楚,不过我性格比较温柔,所以应该会是那种能够和宠物甜蜜相处的类型吧?”

    不知道露希娅是从哪里来的根据,而是根据和实际情况差不多走转了一百八十度左右。

    “但先说好,我可不负责照顾宠物哦?”

    拉麦瞪了露希娅一眼,将一旁的草帽扣在她脸上。

    “一直说这种话可没法成为出色的大人。”

    露希娅拍开遮住视线草帽,白了拉麦一眼。

    “总比变成提前进入更年期的老妈子要好。”

    向来不问对错坚持和露希娅同一阵营的赫卡忒马上笑了起来,而小兔子维多利加则继续躲在露希娅身边。

    看着日常吵嘴的露希娅和拉麦,开怀大笑的赫卡忒和害羞的维多利加,露露脸上的表情变得舒缓,她扭头看着美丽的海面,从心底祈愿这份温馨能够延续。

    就这样,在有关宠物的讨论声中,露希娅一行人欢快地嬉戏着,悠闲地享受着夏日的海边风光。

    ————[分界线]————

    远在千里之外的恐山上,原本因为缺少了作为主心骨的露希娅而显得缺乏活力的恐山也慢慢恢复过来,直到这时乔纳森才发现露希娅对周围人的影响竟然大到这种地步。

    别人如果说‘百忙之中’,那么很大可能只是一种客套的说辞,而这话放在乔纳森身上则没有一点的夸大。

    露希娅在家的时候爱因斯坦还会考虑到不扰了主人的眼而尽量减少这些闲杂的麻烦事,而露希娅一离开,她就再也没有这种顾虑,使唤起乔纳森来那叫一个乌烟瘴气,让乔纳森都开始怀疑爱因斯坦是不是因为主人不在身边而感到寂寞了。

    在结束了早晨的日常打扫后,乔纳森来到了洁西卡的房间,当然了,是以穿着女仆装的形象。

    这是题外话,最近乔纳森对于女性的举止越来越有心得了,加上秀气的外表真的和女孩子没什么区别。

    敲开了洁西卡的房门,就爱看到洁西卡已经打扮整齐整装待发了,双眼含着笑意看着乔纳森。

    就在两天前,洁西卡的双眼已经能够见光了,虽然还有些许不适应,但总体来说并无大碍能够像普通人一样视物,至于其他方面则需要时间来慢慢验证。

    “抱歉,让你久等了。”

    这话说起来就像是为自己不顾家拼命找借口的丈夫,可以的话乔纳森也不想这么做,可是满腹的牢骚不倒出来的话他觉得自己会被憋坏。

    “爱因斯坦最近越来越过分了,那已经不是使唤而是故意找我的茬了,我找她请假,她竟然还趁机给我加了超多的条件,真的是太过分了。”

    洁西卡就这么静静地听乔纳森抱怨,单看两人拉着手坐在床上的样子看上去绝对想象不到两人的关系,看上去更像是温柔的姐姐在安抚沉不住气的妹妹。不知道乔纳森什么时候能注意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