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重生之电子风云》

第231章 猴子称大王?

    【231】猴子称大王?

    七人到了韦恩酒店后找到大堂经理,得知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表演在七点半开始,虽然时间上还来得及,可惜票已售完。(.有.)?(.意.)?(.思.)?(.书.)?(.院.)

    “大概是因为很多人来参加COMDEX展,那可有上万人那。”吴市欢安慰胡一亭道。

    胡一亭不好意思地舔了舔嘴唇:“我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说着话胡一亭掏出一张富兰克林,捏成一条,假意握手地塞在这位大堂经理手里:“我们从遥远的中国来,那可是隔着一个太平洋,我们非常仰慕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先生你可不可以帮我们想想办法。”

    这大堂经理大约四五十岁年纪,黑发、鹰钩鼻,鼻翼很宽,看上去像有犹太血统,他手里一捏就知道面额,当时表情微微一怔,大概是没想到中国人出手居然这么阔绰。

    “喔~我能够感觉的出你们的确很仰慕科波菲尔先生的魔术,你们来自中国,那的确很远,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们找个位置。”

    胡一亭等人闻言顿时喜上眉梢。

    这大堂经理带了七人钻进酒店,穿过几条曲折的回廊,进了内部员工通道,才又道:“中国的朋友们,你们知道票价,每人35美元。”

    胡一亭也不啰嗦,又掏出250塞给他。

    这位仁兄这才心满意足,径直带了七人从员工通道钻进剧场,安排他们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这里位置很偏,视野不大好,大概是不用作售票的保留位置。

    不过能进来已经是幸运了,胡一亭也不抱怨,七人纷纷谢过这位仁兄,赶紧落座。

    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的确精彩极了,全程世界级水准的表演,从舞美到灯光,道具到助手,全都是专业的。

    七人看的开心,把巴掌都拍红了,曹玉暖兴奋地小脸通红,显然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精彩的演出,当大卫科波菲尔表演飞行魔术,在剧场前方飞来飞去的时候,全场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看完表演已是深夜,胡一亭抬腕看表,将近十点了,于是七人赶紧回了米兰酒店歇息。

    胡一亭在酒店大厅和六人别过,刚回自己房间,就听敲门,知道是隔壁住着的小马听见动静来汇报了。

    “胡总,晚上我陪范司长赌了两把,手气太背了,两千美元半小时不到就没了,范司长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只好自己掏钱,又给他续了两千美元。”

    “呵呵,这钱回头算公司账上吧。”

    小马坚决地摆手道:“那不行,胡总你之前通知王总说给两千,我自作主张已经不好了,再让公司花钱不妥当。”

    “更何况……”小马说着摇了摇头:“我钱是花了,可这位范司长真够难搞的,横竖也没吐口,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拿掉了我们的名额。”

    胡一亭在卫生间洗了把脸,拿毛巾擦着脸走出来对小马道:“北都和这儿时差是15个小时吧?”

    “对。”小马说完便看了看表:“现在北都时间下午两点。”

    胡一亭微微点头,在写字台前坐下,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找到电子工业部胡部长的办公室电话号码,拿起旁边电话就拨了出去。

    一开始接电话的是秘书,听胡一亭说明身份,便让他等一下,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电话那头传来了胡部长的声音。

    “胡一亭啊,你这小子,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如今大老远的从美国给我打越洋电话,怎么啦?有困难啦?我猜你准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哈哈,胡部长您在电话里可比在当面要幽默得多,早知道您老人家这么和蔼亲切,我应该早点给您打电话才对。”

    “嘿哟,你小子倒是怪起我来了,合着你是把我当成大老虎了是吧,哈哈,看来这要怪我上次和你谈话的时候太严肃了,把你吓到了吧,哈哈哈。”

    一番寒暄之后,胡一亭感觉胡部长心情大概不错,于是一五一十的把重光的遭遇说了一遍。

    “怎么有这种事情?好了我知道了,这事我暂时没法给你答复,国际电话很贵,你先挂了吧,我问明情况之后,明天给你回复。”

    “谢谢胡部长,这事劳您费心了,您让秘书记一下我们重光美国分公司的移动电话号码,回头要有通知,打这个电话24小时都有人接。”

    “行,你们好好努力,我挂了。”胡部长说完就把电话转给了秘书。

    胡一亭留下美国分公司的手机号码后,也挂了电话。

    小马在旁边看的眼热,表情是又兴奋又紧张,显然是为胡一亭能直接“上达天听”而感到骄傲,也为自己在重光工作感到自豪。

    “胡总,我看这回那姓范的还有什么好说。”

    胡一亭回以无奈地苦笑,说道:“他这是欺人太甚,否则我何必不求小鬼求阎王。”

    小马点点头:“我们重光给国家创造那么多外汇,产品和技术又给祖国争气,部里本来就该格外照顾我们才对。”

    胡一亭起身走向床头:“睡了,睡了。”

    小马道:“万一国内半夜来电话怎么办?”

    胡一亭道:“那你睡我这屋吧,反正两张床,夜里再怎么睡的沉,也不至于两个人都起不来。”

    “好。”

    小马不再啰嗦,直接在旁边床上躺下,没几分钟就打起了呼噜。

    看来今天一天下来,他作为重光软件总裁兼美国分公司总裁,安排国内这么多同事的接待业务,实在是累的够呛。

    胡一亭也不介意小马打呼,关了灯躺下就睡,可怎么也睡不着,想起白日里喧嚣的人流,面对安静的可以听见打鼾时喉咙中唾液泡沫破裂声的客房,胡一亭在想。

    “展会上的人山人海,其中究竟有多少客户对重光的产品有着潜在需求?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们都成为我们重光的客户?如果他们不成为重光的客户那势必将把利润带给重光的对手,那会让对手更加强大……”

    想着想着,胡一亭顿觉困意难当,囫囵地睡了过去。

    凌晨两点半时,手机在写字台上奇怪地响起,胡一亭和小马几乎同时惊醒,却面有喜色。

    “是部里吧?”小马跳了起来。

    胡一亭爬到椅子上,揉着眼接了电话。

    “我是胡齐力。”

    “胡部长好。”

    “我帮你们重光把参观名额争取回来了,你们17号出发,有中国驻纽约总领馆负责地接,18号参观贝尔实验室,19号参观IBM在纽约州阿蒙克市的总部。”

    胡一亭松了口气,愉悦道:“胡部长您真是解了我们的困扰,我代表全体参展员工,感谢部里的支持。感谢胡部长的关照。”

    “呵呵,我这边就要下班了,就不多说了。等你回来咱们北都见,关于909工程,部里要征求一下你们重光的意见,当然了,主要征求你这个天才的个人意见。”

    “呵呵,胡部长您这是把我当爱因斯坦使唤呢。”

    “山中无老虎嘛,哈哈哈哈,你这个小猴子就得给我装出点齐天大圣的样子来,别忘了,你们可是909工程首批指定配套的IC设计企业,”

    胡一亭听胡部长这样说,心想这老同志还是没把自己太当回事,一边想利用,一边又怕驾驭不了,这种两难的纠结,居然直接就脱口而出,体现在了语言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