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锦绣欢》

第三百二十六章 良夜

    六月赶在天黑之前到了云州,带来了锦州的最新消息。(有?(意?(思?(书?(院叶知秋服毒自尽,衙役在清理尸体时找到了毒娘子,将他们连同叶理的尸身一起全部葬在城外荒郊。

    秦玥唉了一声,到底为叶知秋感到难过。他一生命运多舛,先是饶幸存活,后又不得不背负着家族使命偷生,如今就算死也背着叛国的骂名,至于他为救沈老王妃而身受重伤的隐秘到底没几人知晓…

    再抬起头时,秦玥已经恢复神情,吩咐六月去葫芦镇一趟,替她运一批东西过来。

    敌人实在强大,逼得她不得不拿上那些先进武器,但是这个时代毕竟还没有使用火器的先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使用它们。

    六月怔怔望着摊在小姐手心里原本用锦帕包裹的一支看起来很漂亮精致的钗子,还有一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手哆嗦着不敢去拿。

    她知道这支钗子对于小姐来说至关重要,隐隐猜到是某一种力量的信物,这力量甚至比她所知晓的旋风卫还要神秘。

    现在小姐竟然要她拿着这支钗子去葫芦镇,去那个神秘的墓室…

    秦玥看着她,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沉重,“如果可以,但愿我们永远不会用到它…但是如今形势严峻,拿过来以防万一罢。”

    六月听得半知半解,神情仍然茫然失措。

    “你是我这一生里最信任的人,不是奴婢,是姐妹,是知己,是比秦家姐妹还要亲近的姐妹…我将此生最重要的重任交予你,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秦玥上前一步,将钗子和夜明珠重新用锦帕包裹起来,郑重递到她手上,双手替她一点点合拢。

    六月看着小姐的眼睛,心里除了满满的感动,分明还有像小姐那般浓重的使命感。

    这种使命感迫得她再也没有犹豫,咚地一声跪在小姐面前:“请小姐放心,奴婢定当不辱使命,一定将东西顺顺利利地带过来!”

    “好!”秦玥双手扶她,道:“你先起来,容我慢慢与你细说!”

    ……

    这一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可是对于燕渊来说,却绝不寻常;甚至对于萧潜来说,更加至关重要。

    这一晚,是萧潜与南豫国九公主的洞房花烛夜。

    这也算是正式召号天下,他已经与大都朝决裂,投靠了南豫国。而九公主是六皇子一母同胞的亲妹,六皇子拿自己的亲妹联姻,足以可见六皇子对萧潜的器重。

    燕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潜入萧潜的新婚府邸。平时萧潜出入都有亲卫保护,且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让人很难接近。这一回大婚,很多事情他总得亲历亲为吧。

    燕渊混在一堆杂役中间,脸上特意用了药粉遮住本来的面目,尽量低头默不吭声地做事,偶尔抬头暗地里观察这府邸的布置和环境,心里也在默默盘算…

    今晚的宾客真多,前院里整整摆了上百桌的喜筵,来贺喜的宾客除了达官显贵,更有不少豪门商户。

    六皇子如今已是南豫国的实际掌权人物,大凡有点眼色的官员和民众都巴不得能攀上萧潜这门新贵。因此,并没多少人拿他大都朝叛臣的身份看待他,一个个的热情真诚地恭喜他娶得如花美眷。

    萧潜身着大红喜袍,满面红光,周旋在一个又一个宾客之间,嘴里说着同喜喝好尽兴之类的话,似乎也相当享受驸马这个新身份带给自己的荣光。

    六皇子赫然在列,被一众官员簇拥着说说笑笑,似乎听到了特别好笑的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满院的喜气,满院的喧嚣……

    终于捱到筵席散去,宾客陆陆续续已经离开。萧潜面色微沉,手抚着额头在院里的一张直背椅上坐下,抬头仰望着黑漆漆的夜空,沉沉叹了口气。

    少顷府邸的管家过来,提醒他该去新房了。

    萧潜嗯了一声,晃了晃微晕的头,随即扶着椅背颤颤地起身,迈着步子往后院的新房走去。

    管家见状忙上前扶他,被萧潜一个大力甩开,“没事儿,我自己过去。”

    管家只得止步,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抄手游廊。

    一路上不时有巡逻的府兵上前行礼。

    萧潜不耐地朝他们挥手。

    似乎走了很久,才走到位于府邸东边的一座三层楼阁前。

    楼阁修建得阔朗别致,四周更是布置得美轮美奂,喜庆的红灯笼挂得到处都是,所有的树枝、花草、栏杆都用红绸缠绕,彩衣婢女端着托盘来回穿梭,看到驸马爷纷纷屈膝行礼。

    萧潜站在大门前怔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负手迈步往二楼走去。

    到得二楼早有等候多时的嬷嬷婢女上前迎接,屋里红烛高燃,雕花大床上正襟坐着凤冠霞帔的九公主,盖头将她的整个脸庞遮住,看不到底下九公主的表情。

    萧潜早已换上满脸的笑意,随着管事嬷嬷和一众婢女坐到九公主身边。

    边上一个嬷嬷依礼唱诺,萧潜随着管事嬷嬷的指引,从彩衣婢女的托盘里拿了秤杆挑掉九公主头上的盖头。

    盖头滑下,现出九公主娇羞无比而又倾国倾城的美貌来。

    萧潜深情款款,道了一句:“辛苦你了!”便双手捉住九公主的手,当着嬷嬷婢女们的面,拿到嘴上轻吻。

    这个举动自然惹得嬷嬷婢女们一阵低笑。

    九公主更是羞得满面通红,忙挣扎着把手缩回来。

    一应程序走过之后,待喝过交杯酒,嬷嬷们便将锦幔帐子落下,领着婢女齐齐行礼道喜后鱼贯退出。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萧潜的脸色也终于从柔情转为冷淡,“你先睡吧,我还有事要忙。”

    九公主怔怔望着他,不知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有什么事要忙的?有什么事比他们的新婚之夜还要重要?

    但是萧潜没有给她解释,只是留给她一个萧瑟的背影。

    隐在暗处的燕渊更加无语,原本他以为新房才是萧潜最不设防的地方,没曾想他居然放弃了洞房花烛夜。

    难道他已经察觉良宵之夜会成为他的死亡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