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军嫂重生记》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两章合一章啦)

    “应该差不多了。(有)?(意)?(思)?(书)?(院)”**和楚铮说着话,看看时间。

    他这会儿有点儿气喘吁吁,无他,他跟楚铮边走边说,这一说,就又跟楚铮跑了十五公里。

    “靠!今天运动可过量啦!”**“嗷”一声叫,跳起来了。

    楚铮见他这般反应,登时哈哈大笑起来。

    “对啦,老郑,你说什么应该差不多啦?”楚铮从口袋里抽出毛巾来,擦脸。

    **道:“之前有人潜进资料室,被咱们提早埋伏的人给捉了个正着!”

    “图纸呢?”楚铮甩了甩头,将头发上的汗珠儿尽皆甩掉。

    **立刻退开,将飞溅而来的汗珠儿闪过,不禁笑道:“你小子都多大人啦!还玩儿这手!”

    “算你躲得快!”楚铮转转胳膊。

    **嗤笑一声,走到楚铮身边,说:“说正事儿吧!”

    “嗯。”楚铮低下头,洗耳恭听。

    **小声道:“本来,按照咱们的计划,是用假图纸的,毕竟,咱们不知道对方有多么先进的手段,万一在线同步传送,那么只要图纸被对方见到,就有可能泄露。”

    “是这道理,怎么?上面儿……不同意?”楚铮皱起眉来。

    **抿嘴:“本来是同意的,不过,有人提出异议,觉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应该用真图纸。”

    “呵呵,这是想一箭双雕呢,还是另有他谋?”楚铮眼眸泛出点点寒光。

    **低叹:“本来,咱们以为那人应是目标对象,想用这种方法将图纸传送出去,但是……”

    “但是?”楚铮看向**,扬起墨眉。

    **冲楚铮点点头:“但是,恐怕他还真不是目标对象,不过是想借机让咱们出现失误,从而好插手咱们这儿的事务。”

    “其实,他是想……对付老首长吧?”楚铮冷笑一声,“真是不知轻重的家伙!图纸要是泄露,他以为他可以做到独善其身么!”

    “这事儿咱们管不了。”**对这种事十分头疼,他向来不喜欢应付这种糟心事儿。

    楚铮点头:“谁说不是呢!只是……他们上面儿人几方斗法,想不殃及池鱼,可能吗?”

    “可不可能也不是咱们说的算!”**自嘲道,“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庆幸自己军衔不算太高,没有入局的资格。”

    “这事儿不该咱们烦,你不要想太多。”楚铮不想就这种问题多说,便道,“且说图纸吧!”

    “图纸!”**嘴角翘起,“他有张良计,咱们有过墙梯……这事儿,反正他也不知道图纸是真是假,何必理他,拿张某国对外公布的图纸应付一下就得了!”

    “这法子好!”楚铮终于笑了。

    **也嘴角含笑,道:“嘿嘿,老沈他们还嘀咕呢,生怕对方发觉这点……我就和他们说,要是等他们发现不对劲儿了,还不能把他们拿下,那就是咱们没用啦!”

    “你都这么说了,老沈几个肯定不能含糊,定然按你说的做呢!”楚铮让**给逗笑了。

    **也跟着哈哈哈了几声:“说起来,明天的演习可是真的,等把该抓的都抓了,新型武器的战场试验,恐怕要搞好几天呢!”

    楚铮点头:“听说,新型战斗机这次会参加演习,甚至于,刚进行装备的炮弹发射台,也会露一面。”

    “那种移动隐形发射炮弹台?兼具电磁屏蔽功能那个?这都是第几代啦?”**对于这个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的装备感到好奇。

    “就是那个!”楚铮看他一眼,“你怎么对它比对战斗机还感兴趣?”

    “嘁!见都没见过啊,能不好奇么!”**说的理所当然。

    楚铮笑道:“那你应该调到火箭军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摸一摸!”

    “去你的!”**闻言笑骂道。

    ……

    因为演习在即,部队的气氛紧张中带着些许兴奋。

    不过,在一间很平常的办公室里,气氛却不怎么友好。

    “吴慧,你听清楚了!”陈铎拍着桌子,冷脸道,“你不要心存侥幸!你是被我们当场拿住的!作为军事间谍,我们现在就可以送你上军事法庭,等候枪子儿吃!”

    “那你们就送吧!”吴慧不在乎的嗤笑。

    陈铎眯起眼,挥挥手,张至泓进来了。

    “你!”吴慧本来不在乎的脸,在看到张至泓的瞬间,惊住了。

    旋即,她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沧海那个贱人,还是手软了!”

    “你认识沧海,或者说,我们应该叫她‘席铃’?!……我问你,席铃背后的组织,是不是就是你的组织?”陈铎追问。

    吴慧定定的看陈铎许久,问道:“你们这么追问我,是因为席铃什么都没有交代,还是说,你们想从我嘴里印证她的话?”

    说到这儿,她大笑起来:“没用的,我不会告诉你们任何问题!要是沧海她根本就没有交代的话,我就更不能说了!当然,要是她背叛了组织,那么,我为什么要帮她印证她的话?让她立功?做梦!”

    “你!”陈铎没想到眼前这看起来是在不起眼的女人,竟然这么棘手。

    “老陈!”当陈铎暴怒着,要站起来怒吼时,楚铮按住了他肩膀,“老陈,算啦!把她带走,严加看管吧!”

    “可是……”陈铎犹豫。

    楚铮冲他摇头,道:“这女人,你看到了,一时半会儿想撬开她的嘴不容易,有这时间,还不如将注意力放到杨科和顾盼的身上,相比这个训练有素的女人,他们更容易被攻破。”

    “训练有素?”这是从哪儿看的?

    陈铎迟疑的看向楚铮,不解。

    楚铮指着吴慧的眼睛,道:“她应该是经过对方最严苛残酷的非人训练,从意志上来说,他们更接近于机器人……当然,她们到底不是真正的机器人,所以想要撬开他们的嘴巴不难,但是没必要浪费时间……更何况,这女人,若是我猜想没错的话,她应该是训练过程中逐渐被淘汰的失败品,无论是战斗力还作战智慧,都不足为惧,她可能也就是能够在‘忠诚’上,能称道些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什么都不懂!不懂!”因为楚铮说话时根本就没有避讳吴慧,所以吴慧把他说给陈铎听的话都听进去了,这也极大刺激到她,登时有点儿发狂的低吼了起来。

    “喏,你看!”楚铮一摊手,冲陈铎笑道,“你看到她现在这种奇特的状态了吗?这应该就是他们训练之后留下来的后遗症!”

    “呵呵,这可……真挺像那种程序发生错乱的机器啊!”陈铎摇着头,冲张至泓几个青壮年士兵挥挥手,“将她看押起来!”

    “是!”张至泓几人一敬礼,便将连连低吼、一脸狰狞的吴慧带下去了。

    等他们离开房间之后,魏工信才道:“老赵已经安排地方,准备秘密突破吴慧,让她开口了。”

    “心理医师不能缺少。”楚铮提醒道。

    虽然,刚才,他是故意刺激吴慧的,但是,他也没有乱说,吴慧这人的心理、以及她的精神,都的的确确是存在问题的。

    “应该不难突破。”冯援增转着钢笔帽,笑道,“这次把吴慧捉到,想必那位代号‘沧海’的席铃会克服心理障碍,老实交代。”

    “我看她不好啃!”**对此持不同意见,“席铃那里,咱们的人已经控制很长时间了,其间,席家二老也都没少和她交流,可她,却一意孤行,只是闭嘴不言。”

    “其实,不一定让她开口啊!”楚铮眯起眼,低声道,“她能扮演席婷,咱们为什么不能安排人,扮演沧海席铃呢?”

    “扮演?谁扮演席铃呢?”陈铎看向楚铮,惊奇道,“你该不会推荐席婷吧?”

    他虽然没有将话说明,但语气很明显,他认为席婷根本不可能成事,她就不具备那种素质和能力!

    楚铮闻言,笑道:“谁说我要用席婷啦?!她那样一个拎不清的人,根本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可能推荐她呢?”

    “那你……”陈铎没反应过来。

    倒是一边儿的魏工信眼一眨,反应过来,他道:“老陈!你莫不是忘了?小张的心上人是谁啊!”

    “席泠?和席婷换了名字的席泠?!”陈铎让魏工信这么一提醒,反应过来,登时一拍手,直道,“哈啊!怎么把她给忘啦!对啊!她是专业人士,请她出手,有保证啊!”

    “那你得跟.国.安.那边儿打招呼,动用席泠出手,肯定需要.国.安.方面配合才成呢!”冯援增提醒道。

    陈铎点头道:“肯定的!还得跟上面儿请示才成!至于请示之后,那就是大队长和政委的事情了,让他们跟.国.安.方面交涉去吧!”

    “这主意很好!”魏工信乐道,“也省得只咱们让他们提溜的直转!”

    说到这里,陈铎看魏工信,冲他说:“我说老魏,你干脆加入咱们特战队,做编外人士得啦!”

    “你以为我现在不算啊!”提起这个魏工信就头疼,他明明是野战旅的参谋长,怎么不务正业,跑到特战队这边儿帮起忙来了!要知道,他们旅那边儿也有一大摊子的事儿等着他呢!

    “这不是打算给你制作证件,证明你是咱们人么!”陈铎嘿笑,冲冯援增也道,“老冯也有啊!你们这俩得力干将,我们总队的大队长和政委都不舍得放手了!”

    “靠!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魏工信傻眼了,“我以为你在逗我玩儿呢!”

    “ME TOO!”冯援增也呆住啦!

    他们俩怎么也不敢相信,总队大队长和政委是这样的“无耻”之人!

    要知道,他们现在只是借调啊!

    “嘿!老楚!老郑!你们看,老魏和老陈都高兴傻了!”陈铎拍手乐道。

    “你才高兴傻啦!”反应过来的魏工信,登时瞪圆眼睛,怒道,“我高兴个……”

    “打住!”楚铮及时伸手,制止他说下去,“老魏,要做文明人啊!言语要文明!”

    “哼!”魏工信气呼呼,埋怨道,“你当我们俩是你们啦!我们是兼任!意味着一个人做两份工!两份工啊!”

    “你要是觉得累,那么也好办啊,干脆转到我们特战队来啊!”陈铎眯眼笑道。

    “我呸!”魏工信被陈铎的“厚颜无耻”给惊呆了,怒道,“老子我都四十大几的人了,还跑你们特战队去!你们队的你、老楚、**,找机会都要调位置了吧!还把我招过去!你怎么不干脆给我办转业啊!”

    “那不能!”面对着一腔不满、欲要咆哮的魏工信,陈铎很淡定地推推眼镜儿,正色道,“老魏,老陈,你们不已经是职业军人了吗?肯定是要在部队呆到离休啊!”

    “你这是在装傻!”冯援增不同于魏工信那般怒气,他很平静的提醒陈铎,“老陈,你就别骗我们了!我不敢说上面儿没有这种想法,但是,这么做之前,部队领导应该会找我们谈话……更何况,就像老魏刚说那样,我们俩都这岁数儿啦!在你们特战队,也就能做做教员,指我们出任务,根本不可能啊!”

    “啧啧,我说两句!”沈亮和干咳量身,说道,“老魏、还有老冯,老陈刚刚真没骗你们!上面儿的确有意让你们过来给咱们特战队当特殊的教员,顺便像现在这样,在有需要的时候,咱们组成临时讨论小组,负责调度队员。”

    “是真哒?”冯援增也吃了一惊,他问,“那你们几个……”

    沈亮和点头:“我也好,老楚、老郑、老陈他们也好,即使调到别的岗位,只要没有调出咱们B军区,他们也会有这张特别证件。”

    “乖乖咧!我们俩咋不知道啊!”魏工信这回安静下来,看向冯援增。

    冯援增也是有点儿缓不过来神儿。

    好半天,他们俩才按头,长叹了口气,也算正式接受上面可能做出的安排了。

    “这话题暂时不提啦!”魏工信想想自己日后的工作量,就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