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超级学神》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黑化吧!

    冥河没有说话!

    黄天继续道,“我和玄天在成道之后,也将我的原罪放逐于这天罪池中,再之后,其他大道境修士,也纷纷效仿,这天罪池由此而成……”

    苏航往那根漆黑的柱子看去,“你的意思是说,这柱子里面,封存着很多大道境的存在?”

    倒吸了一口凉气,大道境强者的原罪,和那些大道境强者一样强大的镜像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光是想想,都足以让人发怵吧?

    “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黄天皱着眉头问道,这话显然是对着冥河问的。(有)?(意)?(思)?(书)?(院)

    冥河道,“当然是我那本尊干的,这大千世界之中,除了他,你觉得还有人能移得动天罪池?”

    “哼!”黄天似乎十分不忿,“是啊,似乎他也是头一个能够恣意斩杀他我的人了!”

    这言语之中,带着几分嘲弄,而这嘲弄,似乎是针对冥河的。

    此时苏航已经能够猜到,他们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那位大道宗宗主了,而冥河,或许就是那位大道宗宗主的他我原罪!

    冥河却不以为然,“你说的不错,他是很强,强到了离谱,不过,他也并非无法战胜,这个人太心慈了,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最致命的弱点,他完全有能力将我等一网打尽的,可偏偏留我们一命,彰显他的仁慈!”

    “他不是仁慈,只是,你我在他眼里,根本够不成威胁!”黄天摇了摇头,言语之中,带着十分的无奈。

    这话,仿佛触及到了冥河的自尊,冥河当即冷哼一声,“我可不信这个邪,从当年他把我镇在这里开始,我就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将他才在脚下,我才是苍天!”

    黄天嘁了一声,并没有答话,似乎是怕再打击了冥河。

    “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懂!”这时候,苏航终于开口了。

    “你不需要懂!”冥河道了一句,“现在,你只需要上前,把这根柱子收了!”

    “收了?”

    苏航眉头一皱,这根柱子黑漆漆的,给苏航一种十分不适的感觉,苏航可不敢轻易上前去触碰。

    “不行!”

    苏航正犹豫的时候,黄天却突然发话了。

    苏航顿了一下,这时候,冥河却笑了,“黄老头,你不会是怕了吧?”

    “对,我是怕了!”黄天却是十分干脆的承认,“天罪池中,也有我的原罪,若让他出来,老夫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苏航能够想象得到,黄天此时肯定脸都红了,能让这老头认怂,可真是不容易。

    “哈哈哈……”冥河得意的笑了,“放心吧,天罪之上有本尊封印,那些东西,不可能出来的!”

    “唬鬼,你不也出来了么?”黄天冷哼了一声。

    “我只是个例外!”冥河笑了笑,转而对着苏航道,“小子,想和大道宗对抗,只能靠这东西了,取不取,敢不敢去,可就看你了!”

    言语之中,带着十分的诱惑,苏航拧着眉头,再打量了一下面前黑气缠绕的柱子,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这么一根柱子?能和大道宗对抗?”苏航可不会轻易上当。

    冥河笑了,“天罪之中,封藏着众多大道境修士的他我原罪,你可以想象一下,若你操控了这样一股势力,无遗手握无数大道境高手,区区大道宗,能奈你何?”

    “若他们不为我操控,那我岂不是栽了?”苏航道。

    冥河道,“他我原罪存在的目的,就是消灭本我,就算你操控不了他们,若能放他们出来,你可以想想,大道宗还能不乱做一团?”

    似乎,有几分道理呀,如果真那么做了的话,恐怕便是众大道境强者的浩劫了!

    这个说冥河,完全就是一个恐布分子,苏航听了他这番话,也是忍不住心惊,若真的如他所说,释放诸界界主之原罪,只怕真的会天下大乱,诸界界主怕都自顾不暇了,但是,那对于诸界生灵来说,无疑将是一场不可估量的劫难。

    “我没有想过和大道宗为敌,我若真听你的,只怕真的会成为诸界公敌了。”苏航沉声道了一句,他可不想给人当枪使。

    他的确没有想过和大道宗为敌,到现在为止,他唯一的对手只有林轩,而且,就算是林轩,苏航也一直没有想过和他成为生死仇敌,毕竟,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林轩能回到从前,成为那个活泼可爱的干弟弟林小轩。

    这什么天罪,完全就是一个炸弹,如果苏航点燃这根引线,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小子,你可不要听他胡说,这东西碰不得。”黄天阻止道,“冥河小子唯恐天下不乱,他本就是那人的他我原罪,八成是想借你之手开启天罪,借其力量,颠倒乾坤。”

    “黄老头,你可不要误导这小子,咱们现在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不想点极端手段,你以为,就凭咱们几个的本事,能报的了仇,雪得了恨?”冥河道。

    “你这是在玩火。”黄天厉声道了一句,转而又对苏航道,“小子,修士原罪乃是修士心底最阴暗,最邪恶的一面,冥河小子的话,万万信不得。”

    苏航汗然,心中却道,你们两个的话,我是一个都不敢信,就说你黄天吧,本就阴暗邪恶,你的他我原罪岂不是更阴暗,更邪恶?

    “老家伙,你给我闭嘴。”冥河厉喝了一声,继而对着苏航道,“小子,你难道不想救你妹妹了?你妹妹在那姓林的小子手里,指不定要遭什么罪呢?你不是渴望力量么?现在力量就在你的面前,唾手可得,你为什么犹豫了?”

    声音带着十分的蛊惑,如同一个炸雷在苏航的脑海中响起,苏航瞬间就蒙了。

    是啊,妹妹?我不是渴望力量么?眼前这东西,它能给我力量?

    “黑化吧小子,接受天罪,很快,咱们一起杀上天界,踏平创界山,救回你的妹妹,让那个姓林的小子跪在你的面前,给你**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