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战场合同工》

第2783章 镇定自若

    “窒息计划,窒息计划……”柯南猛然打了一个寒颤,低声道,“O2小队的代号意味着氧气,窒息计划就是灭掉氧气。Ψ杂ω志ω虫Ψ这个计划就是针对他们制定的?”

    马克洛夫斯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正在这个时候海盗头子托普却忍不住了,大声咆哮道,“你们两个,在那里交头接耳,到底在说什么?”柯南和马克洛夫斯基之间的交流是用俄语小声交谈,他根本就听不懂。越是听不懂,他越是疑心这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是不是在谈些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

    马克洛夫斯基却不以为然道,“托普将军,难道你也相信对面的那些鬼话?”

    “或许他们是在骗我,但我有一件事是知道的,那就是营地内的淡水储量并不多。根本不够我们做长时间的坚守。一旦他们真的在水源下毒,我们将全都会死在这里。”托普脸色不善地看着马克洛夫斯基,“也许我真的得跟这些人做个交易,把你交给他们处置。”

    “但是你仔细想一下,这些人要的也许正是这一个结果。他们先是让你和我们相互火并,然后他们就可以轻松除掉剩下的一方。”马克洛夫斯基微微一笑。“这可比强攻营地轻松多了,你说是不是?”

    “妈的,但是现在怎么办?”托普焦躁地道,“我们现在完全被困死在了岛上。他们如果再毁了水源。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死路一条你懂不懂?”

    “我当然懂,他们也懂,否则怎么这能称之为恐吓呢?”马克洛夫斯基平静地道,“但我们可并不是一个人。”

    “你们这十几个人,我如果真想拿下,只怕还不成问题。”托普狞笑着看向他。

    “你是在说我们这里的人手么?”马克洛夫斯基微微一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就只有岛上的这些人?”

    “你……你什么意思?”托普狐疑地道。

    马克洛夫斯基微微一笑道,“按照正常来说,我们被困在了这里,水源也被敌人掌控了。我是不是应该很慌张?”

    托普狐疑地看着他,但是托普一点都没有从这个讨厌的白人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慌乱。这让他更是感觉有些古怪。

    马克洛夫斯基微笑着道,“那我为什么没有慌张呢?因为我还留有后手。”

    “留有后手?什么意思?”托普皱眉道。“什么后手?”

    “你以为我会坐着一条破船,带着十几个人就来钱德拉岛么?托普先生,我想拉拢你不假,但你的名声可一向都不太好。万一我满怀诚意邀请你不成,你还反过来绑我一票怎么办?我怎么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说对不对?”马克洛夫斯基笑容可掬。

    托普忍不住有些尴尬,但他依然死死盯着马克洛夫斯基。

    “我们作为海盗交易所的幕后组织者,手里掌握了索马里将近七十个海盗组织的人,总也算是有点影响力的。”马克洛夫斯基叹了一口气道,“所以事先我给自己弄了一份保险,如果我四个小时之后,没有发出安全的信号。那么索马里附近的十二个海盗团体,将齐聚钱德拉岛。”

    托普脸色微微一变。

    “我知道这和我们之前商量的,只允许我们少数人登岛是不一样,但我还是觉得这份安全措施是必要的。”马克洛夫斯基低头看看手表,“现在还有两小时多的时间,我的人就会到了。而等他们一到,外面的那些雇佣兵,将重新成为我们的猎物。要命的是,他们强攻营地攻不下来,而他们炸毁了船只,现在想逃也逃不掉。”

    托普迟疑道,“你的意思是我们继续跟他们消耗时间,等你们的人赶到?”

    “是的,十二个海盗团体,一共出动几十条船,有好几百个人。再加上我们这里的一百多人,要对付几十个雇佣兵,简直就是十拿九稳。”马克洛夫斯基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你还想把我交出去么?想想看,把我交出去之后,你和你的人,会遭遇到什么。”

    托普无言以对了,他只能怔怔地看着马克洛夫斯基,“你,你说的是真的?”

    “你说呢?”马克洛夫斯基微微一笑道。

    托普一跺脚,“好,我就再等你两个多小时。到时候你们的人不到,就别怪我了。该做的我都做了,实在要到了那一步,我也只能把你们交出去了。”

    马克洛夫斯基点点头,靠坐在沙发上,“托普,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让弟兄们收缩防御,无论外面的人说什么都别动。等我们的人一到,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托普咬着牙道,“我还不用你来教,不过你最好祈祷你的人能来。”

    林锐的喊话没有了回复,而海盗营地内也没有传出火并的枪声。这让林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难道这些海盗居然能沉得住气?

    疯马更是有些焦虑地道,“他们又没声音了,我们怎么办?”

    “奇怪,这些海盗不应该是这种反应。我刚才说出我们已经控制水源的时候,托普分明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他们怎么可能继续这样保持沉默?”林锐有些焦虑地道。

    “是啊,这不太符合常理啊,”疯马低声道,“那些海盗要么是另有水源,根本不在乎我们控制了水塘。要么就是马克洛夫斯基用了其他手段,控制住了他们。我也觉得他们这样沉默,一点反应都没有,很是古怪。按照道理来说,他们现在应该很焦虑了,早就应该和马克洛夫斯基吵翻了。”

    林锐皱眉道,“他们的船被毁了,没有了退路,他们的水源被我们掌控,没有了生路。这种情况之下,海盗绝不可能还沉得住气。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疯马问道。

    “除非他们有另外的途径,解决水的问题。或者是……”林锐沉吟道,“糟了。”

    “什么?”疯马连忙道,“什么糟了。”

    “马克洛夫斯基。”林锐吃惊地,“他一定是有后援,否则不会这么镇定自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