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喵客信条》

第851节:入梦夜:中Ⅱ

    “愿主垂怜。(有)?(意)?(思)?(书)?(院)”看着眼前年幼的外乡同胞,无名氏位于瓦鲁波特大圣堂的当值者,苍老的草原精灵达达罗尔·麦斯尔,用他来遗传自父亲的深色瞳孔扫视了一周,神殿中当值的几位辅祭与牧师都在,唯二的祭司,一位因为带着孩子们北上而离开了城市,而另一位回乡探亲,如今,只剩下自己了:“米米兰恩,撒撒提玛,你们去点起长明的圣油灯,其他人,跟我来。”

    一行人走在通往大圣堂顶的阶梯上,被召唤到身边的那个小外乡人沉默着,似乎是不知道要怎么组织言语,因此,做为一个老人,达达罗尔微笑着开启了话匣子:“小家伙,你来自哪儿。”

    “金丝雀的罗达米尔城,主教大人。”这个年幼的草原精灵虽然娇小,但已经是一个境界解放阶的圣骑士,正走在正统的大道上,不愧是有着优秀血脉的孩子,我为你感到骄傲,小家伙。

    “啊,我听说过,那是一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去过,那里靠近大海,有着好吃的海味,我吃过如同脸盆大小的螃蟹,真是好吃啊。”不知道怎么的,达达罗尔开始怀念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经历:“你们的审判官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要好好的跟随着他,知道吗。”

    “是的,阁下是一个爱恨分明的好猫,跟随着殿下与他,服侍于殿下和他,是我们特尔善人的光荣。”

    “特尔善人,是你们在外位面的称呼,对吗。”

    “是的,外位面……是一个与阿亚罗克一样,非常有意思,也非常危险的世界。”

    这个孩子的回答让达达罗尔笑了起来,推开厚重的木门,达达罗尔带着一行人来到了钟楼顶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神殿区的诸多圣堂顶上,正有一道道的光直通天际,而天空如今已经变的如同漩涡一般。

    “那……就是通道吗?”身后传来那个孩子的回答,对此,达达罗尔微笑着点了点头:“对,那就是外位面的入侵者在打开位面通道时的光景,那墨绿的闪电与光……如果不是带着灾祸与死亡,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瑰丽。”

    说到这里,达达罗尔笑了笑,他又想到了他的父亲,那个沙安的半精灵在第三次降临时代的战争中失去了踪迹,母亲带着年幼的自己生活,达达罗尔都已经快忘了自己父亲的长相,唯一记得的,就是还没有参军的时候,他时常喜欢说,这世间的一切,如果没有善与恶,那就都是美丽的,伟大的母神艾欧与流淌在世间的名为玛娜的元素之海也好,还是管控着死亡的死神和那条叫冥河的臭水沟,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只要没有了恶与善,就只是单纯的风景而已。

    正因为有了善,所以母神艾欧与玛娜之海是美好,而别的……都只会让人觉得畏惧。

    “达达罗尔,知道吗,爸爸要去参加一场伟大的战争,如果我们胜利了,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开心幸福的活下去了。”还记得,父亲是这样说的。

    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非常天真的点了点头:“嗯,父亲,我和妈妈,等着你。”

    将自己的圣徽放到了感应到自己而从地面上浮的感应之柱上,完整的契合着圣徽的外壳,达达罗尔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年轻人们,他们之中,有人畏惧着,有人板着脸,有人在哭,而有的人的脸上……使命感,是啊,使命感,就像是父亲那个时候那样。

    那个时候,父亲一本正经的抱起自己:“达达罗尔,你要快快长大,然后照顾好妈妈,等爸爸回来,知道吗。”

    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一本正经的用力点头:“知道了!”

    知道了,从那之后,母亲带着孩子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穷困,又因为有天份,很小的时候,达达罗尔就成为了一个服侍,无名氏神殿中最下级的神职人员,因为那样的话,母亲养活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后来,渐渐的,每次与母亲相见,都是达达罗尔最幸福的时光,战争结束了,与父亲同时参战的那些人中有人回到了故乡,达达罗尔去问过,他们总是说,没见到过,或是根本就不说话……达达罗尔知道,母亲的等待不会有结果了,所以,他想告诉自己的母亲,父亲死了,快一点改嫁吧。

    但是每一次回家,看着相框中的父亲抱着母亲的合影,看着活的开开心心的母亲,达达罗尔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也许母亲已经忘了吧,也许母亲……这样活着也很好啊。这一切,直到三十年前才被颠覆,那一年,衰老的母亲病的极重,母亲太老了,连神术也变成了毒剂,在回归神国的那一刻,达达罗尔再一次看到母亲哭泣的模样。

    “我……我怕是再也见不到你的父亲了……达达罗尔,我的孩子,对不起……妈妈和爸爸,从一开始就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母亲最终死在自己长子,也是唯一子嗣的怀中,直到母神的信使来接引母亲,直到母亲微笑着和自己道别……直到那一天,直到那一刻,达达罗尔才明白,有一种感情叫爱,有一种坚持叫等待,而分开这一切的恶人,以前叫‘暴君’,而现在……叫‘死亡’。

    在那之后,达达罗尔带回来一个孤儿,有着尖耳朵的小孩子,他教导她努力的活下去,直到今年,她成为同龄人中最有天份的一员,与祭司一道重新踏上当年草原精灵向北的自由之路,由奴隶成为自由民的道路,是每一个草原精灵的孩子都应该走一次的道路。

    我的女儿,你可要……努力的活下去啊。

    “我要拉钟了。”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又看了一眼那个外乡的孩子:“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恩达米米·恩塔达,阁下。”似乎是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这个小家伙看了看四周:“阁下,您这是在做什么。”

    “我吗,这是在要拉动钟绳啊。”抓住了比自己胳膊还要厚的绳索,抬起头,看着那巨大的钟体,达达罗尔用力的甩动绳索,当钟响起,他听到了那个叫恩达米米的孩子的惊呼。

    “不要惊讶,我的孩子,我是自愿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家伙,达达罗尔微笑着:“我们这些主教将以自己的灵魂之力牵动大钟,以钟为弦引动玛娜之海,它会护佑着神殿区与周边,既使邪神的入侵也无法改变这里的地貌,这是幸存者的乐土,我们自己也好,在混乱的空间外的人也好,拯救这座城市需要时间,牺牲不可避免,所以,我们要相信彼此,知道吗,恩达米米,不要放弃希望,那怕下一秒就是绝望,也要微笑,因为这人世间总有苦难。”

    说到这里,达达罗尔看着自己的双手,在拉动钟绳的那一刻,达达罗尔就知道自己的血肉已经被元素之河所转化,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他将不会停歇,直到灵魂于玛娜之海中消散殆尽。

    然后,会有辅祭来接过绳索。

    想到这里,达达罗尔看向了两位辅祭,他们的眼中满是泪水,但是那表情……是那么的坚强而又无畏。

    父亲,你错了,那场伟大的战争胜利了,我们一家人却没能因此过上开心幸福的生活……但是我以为你荣,父亲,无数像您这样的原住民与外乡人在那场伟大的战争中死去,但是你们最终结束了那场战争,从那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暴君可以生根发芽的土壤……父亲,您的孩子在今天,也做了和你一样的选择。

    也许,邪神有一天还会卷土重来;也许,绝望有一天还会重返人间;也许,痛苦,绝望还有死亡有一天还会敲向这个世界的门,但是到了那个时候,也会有和你,和我,和大家一样的人站出来,这个世界从第一次降临时代开始,原住民也好,外乡人也好,所有心怀善意的人都不曾向邪恶与混沌低头。

    现在也不会,因为会有无数的外乡人站出来,有人说,每一次降临,都是灾祸的开端,但是达达罗尔相信,正因为有了灾祸,才会是这些外乡人来到这片土地的原因,他们是灾祸的使者,也是这个位面的救世者,那怕其中有很多人并不这么觉得。

    至于以后……达达罗尔闭上了眼睛,以后的事情,会有以后的人来处理的,他只需要完成他自己要做的一切就好了。

    相信那个时候的人们,也会重复他们先辈的道路,拉动钟之绳,点亮夜之灯,传递生之火……用彼此的信念与血肉,将这一切的美好保存下去。

    钟声在响,达达罗尔看着不远处的母神祭坛,那边的钟响也在响着。

    我的老朋友,亲爱的米纳纳,大家都叫你是老嬷嬷,可我见过你年轻时羞涩的模样,你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那个留着辫子,流着鼻涕的小姑娘。

    晚安,父亲,如果这一切还能重来,我与母亲,还会在那乡下的小木屋里,等着你。

    晚安,女儿,希望你可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别让它从你的手中溜走。

    晚安,我爱的这个世界。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