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星武狂潮》

正文 第0229章 强大共振

    “杀我!快啊!”

    鬼叔的半边脸已经只剩下一小半了,很快就会被沧澜彻底吞噬。(.有.)★(.意.)★(.思.)★(.书.)☆(.院.)

    “鬼叔。”

    班铭这一次没有再犹豫,一挥手,阴图便化为一道白光,一下融入到了太极图神魄之中。

    班铭立刻就感觉到,有半边的太极图彻底凝实了,并非像过去一样介于虚实之间。

    而在这时,占据了大半脸庞的沧澜眼中凶光显现,杀气腾腾地大喝道:“死!”

    太极图狠狠一颤,散发出比起任何天境上品强者都要强大的恐怖威压,就向着班铭镇压下来。

    班铭却视若不见,他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鬼叔,眼中只有悲伤。

    而太极图却已经自行停顿了下来,无论沧澜如何催动,都不再有任何反应。

    “鬼叔他是太极图的器灵,但归根到底,我才是太极图的主人啊……”班铭眼中悲伤之色未有丝毫消退,反而越浓,他缓缓道:“沧澜,你觉得鬼叔蠢,可是你输了,从你和鬼叔开始融合的那一刹那,你就已经输了,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沧澜的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因为他暗地里尝试调动荒塔的力量,却没有丝毫反应。

    “太极图现在为我所控,而阴图又是荒塔的禁忌核心,我现在等于也已经是荒塔的掌控者,难怪你处心积虑要将削弱我的意志,因为你很清楚,只有这样你才有一丝机会……而你最开始向让我主动去融合阴图,其实是想在我取得阴图之后就偷袭施展融魂术吧,可惜你演技太差,痕迹太重,被我识破了。”

    班铭说着,朝沧澜飘了过去。

    沧澜恐惧了,不断向后退缩,声音微颤道:“你想要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要杀了我和陈琛吗?”

    “陈琛……他不叫陈琛,他叫鬼叔。”班铭眼中的悲色更沉,因为这意味着,沧澜已经接收了鬼叔的记忆。

    鬼叔很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大凶之卦,九死一生,逆天改命……班铭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的命运的确是逆转了,然而付出代价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他失去了此生最好的挚友,最铁的战友,最欠的损友……

    虽然羞于承认,但事实就是,不知不觉间,他和鬼叔之间已经有了深深的羁绊。

    “班、班铭,其实我们可以商量的,你看,这里还有一小片没有被我彻底同化掉,你只要不杀我,我就不彻底同化他,怎么样?我以后彻底听命于你,有了我的帮助,至少在这人域之内,你就是彻底的王!”

    沧澜慌张起来,指着下巴处的一块给班铭看,想要让班铭相信,鬼叔真的没有被他完全融合。

    呲!

    沧澜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再抬起头来,只见班铭手中抓着太极图悬浮在班铭的手掌之前,从太极图中,一道炙白的光芒洞穿了他的胸口。

    他呆呆地看着班铭,似乎不敢相信班铭居然会下手得这么毫不犹豫,他陡然有种寒冷的感觉——这小子才是最可怕的,之前装得和真的似的,很是兄弟情深,其实心黑腹黑手也黑。

    然而,他其实根本不懂,何谓男人间的情谊。

    轰!

    明亮的光柱彻底将沧澜吞没了。

    光柱消失之后,一切都已经消失。

    倏然,精神世界的空间之中,许多莹莹光点从四面飘来,凝聚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那是一个并不宽厚的背影。

    班铭看着这道背影,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谁说……阳神之体就哭不出来?

    “班铭,接下来的路会很孤独,不要回头,好好走。”

    耳畔,隐隐约约想起了鬼叔的声音。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舒清和庄翰,是没有来得及见过面的网友,他们曾经在网络上讨论过太元功……”

    轰!

    班铭脑中轰鸣。

    “不要告诉她真相……”

    余音了了,那道背影似乎走远了,走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最终消失在视野之中。

    不过班铭知道,在未来的某处,那个背影肯定还站在某个地方,转过身来,脸上仍然是那副拽酷的茶色墨镜,微笑着看着他。

    哟,好久不见。

    ……

    低沉的声音响起。

    关闭了许久的众圣塔的大门再度打开了。

    等待了已经有一段时间的摩诃道尊方石等人立刻看了过去。

    只见从那旋转的星云漩涡之中,一道身形缓缓走出。

    “华晨!”方石立刻迎了上去,心中暗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之前等待的时候,他一阵心惊肉跳,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现在看到班铭安然无恙地走出来,他就放心了。

    “华兄弟,不知沧澜前辈和你谈了些什么?”蓝集道尊很有些好奇地问道。

    班铭淡淡一笑,道:“也没什么,问了一下外界的情况,之后指点了我一下阵法。”

    “什么!你竟然得到了沧澜前辈的指点?”紫阳道尊神色变了变,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嫉妒。

    很显然,在他眼中,身为外来者的班铭根本没资格受到沧澜的重视。

    其余道尊闻言,或是羡慕或是嫉妒,只能感慨这个外来者运气够好,能够得到沧澜的看重。

    他们看向班铭的眼神,因此更加多了几分客气。

    班铭此时的心情真的说不上太好,只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呆着,突然他眉头一动,道:“沧澜前辈说,现在已经有数以万计的妖物聚集在了边界之外,很可能是妖族要发动妖潮了,他会动用众圣塔的力量解决此次祸患。”

    “嗯?这么快就聚集了这么多妖物?”青云道尊神色微变,沉声道:“看来这一次,妖族真的准备趁势撕毁协议了。”

    气质温婉的馨瑶道尊松了口气的模样:“沧澜前辈鲜少出手,出手便是雷霆之威,连那半步万年妖王境界的妖族圣母都忌惮不已,既然这一次有沧澜前辈出手,妖潮之事就不用担心了。”

    其余道尊闻言,也都纷纷点头赞同,神色轻松不少。

    班铭暗自摇头,这些人完全被沧澜的假面具给蒙蔽了,不过很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心头微微一动,班铭抬头望真实名字为荒塔的众圣塔顶端看去。

    其余人见状,也纷纷抬头,眼中立刻有了丝丝异样。

    只见,肉眼可见,无数的光点在向耸入云霄的塔尖汇聚过去,迅速就凝成了一股让在场众多元婴境强者都感到极为压抑的威压。

    “肯定是沧澜前辈要出手了!”双眉如剑般锐利的凌纹道尊浓眉一挑,瞪大眼睛,满是兴奋和期待。

    此时,谁都不知道,并非是沧澜在出手,而是班铭在操控荒塔。

    击杀了沧澜之后,班铭在荒塔中逗留了一段时间,一方面是为了平复心情,另一方面是想要更多地了解荒塔这件法宝。

    没有鬼叔从旁指点,班铭也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总算是初步知道了一些操控之法。

    轰!

    荒塔尖端的区域的浓云一下向四面八方翻涌着炸开,形成了一片真空区域。

    而在场众人都是陡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波纹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向更远的地方辐射开去。

    此时,元气闸门时百余公里之外,天上地上,数以万计的妖族浩浩荡荡靠近而来。

    而神蛟王等四尊大妖皆凌于高空,坐于云端之中,高空俯瞰,眼中皆凶光四溢。

    “有点奇怪,这些人类居然毫无动静?”美杜莎吞吐着蛇信,她的感知能力特别强大,隔着老远便是清晰感知到,元气闸门对面,人类并未做出任何准备。

    独目王舔了舔自己的皮毛,鼻中轻哼:“看来他们是过分依赖那份协议了,以为我们只是吓唬他们玩呢吧?”

    神蛟王眼神冷漠道:“那就用血,来给这些妄自尊大的人类一个难忘的教训吧!我们四个负责破开‘太清五行大阵’,让那些小妖杀个痛快!等这边打完,我们也该离开这世界了,另一个世界的人类越来越多,战况有些吃紧。”

    “那就快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想要吃人了!”吞天王的大嘴里流出了丝丝晶莹口水。

    话音方落,陡然间,美杜莎脸色变得十分惊骇,大叫道:“大家小心!”

    嗡——

    无数波纹从天上地上横扫而过,随即,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紧接着,一尊尊飞行在空中的妖物都像是下饺子一般,直直朝着地面坠落下去,弱小些的妖物被这一摔,立刻就成了烂泥,其余没有摔烂的妖物也都一个个气息全无,毫无反应。

    而在地面,许多正兴奋吼叫得正欢快的妖物纷纷维持着刚刚的姿态和表情,一些妖开始倒地不起。

    不过也并非全部的妖物都是如此,比普通妖物强大一些的妖物,这时候都抱着肚子惨嚎起来。

    而在云端之上,神蛟王四尊大妖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我的妖丹有些不舒服。”

    “我的也是,像是震得麻了一下。”

    “这到底是……”

    .美杜莎伸手一摄,一枚妖丹就从一只正在坠落的妖物身体里飞出,落到了她的手里。

    看了一眼,她的神色立刻都变得十分难看。

    因为,这枚妖丹刚到美杜莎手中,就化成了砂砾,像是被精心研磨过一样。

    其余三大妖王见状,也纷纷出手,摄出了几颗妖丹,发现都是一模一样,妖丹全部碎掉。

    妖丹,可以说是妖族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是存储力量的中枢,作用类似于人族的丹田,却比人类的丹田更加重要。

    人族的丹田若是碎了,仅仅是修为被废掉,但妖族的妖丹若是碎了,妖族也就活不了了。

    随即,神蛟王突然出手,将一只正在惨叫的妖物的妖丹给吸摄出来,落入爪中。

    四尊大妖看去,只见这颗妖丹布满裂痕,就算没碎,也是不远了。

    就在这时,嗡的一声空间轻颤。

    又是无数波纹从天上地下横扫,一时间,许多惨叫痛呼不已的妖族一下僵硬,随即失去了声息。

    而神蛟王等人感觉到自己的妖丹所受的震荡比先前更加猛烈了些许。

    “撤!所有妖族,迅速撤离!”

    神蛟王终于反应过来,这必然是人族动用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可以直接粉碎妖族体内妖丹的法宝或者术法,立刻精神轰鸣,传递进入所有妖族的脑海。

    而且很显然,第一**纹,碎掉的是最弱也是数量最多的那一批妖族的妖丹,第二波攻击,则是专门针对更高一个等级的妖族的妖丹!

    若是还有第三波第四波……神蛟王等四妖已经不敢想象了。

    一时间,只要还是活着的妖族,这时候都只恨自己跑得太慢,大呼小叫着逃离这片充满恐怖之地。

    不到三分钟,就撤了个干干净净,却在元气闸门前方数十公里处留下了总计超过五千计的妖族尸体!

    虽然绝大部分都是低级妖族,但是如此庞大的数量被负责边界巡查的人域修士统计之后汇报、迅速传到摩诃道尊等人这人的时候,八名道尊都震惊了,随即都用无比崇敬的眼神看着荒塔,然后齐齐向荒塔一礼,同声高呼:“多谢沧澜前辈!”

    班铭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不想解释什么。

    事实上,以他现在的能力,最多也就只能发出两道那样的波纹了,之所以会对妖族产生那样致命的群杀效果,原理其实就两个字——共振。

    利用高频共振,超出妖族妖丹所能承受极限,使其自行碎裂。

    其实,当初班铭屡屡用阵法将妖丹瞬间瓦解成粉末,那阵法的本质,其实也是这两个字。

    班铭先是利用荒塔吸纳周遭天地元气,然后一下吐出,而在吐出的过程中,以天地元气为墨,瞬间释放了粉碎妖丹的阵法,引发共振。

    这阵法仅仅维持了一瞬就随着天地元气的继续向外扩张而失效,但却已经能够发挥作用。

    而又由于这阵法维持的时间实在太短,所以连神蛟王四妖都没有发现其中奥妙。

    如果知道了的话,神蛟王四妖绝对是要瞠目结舌,因为这样的布阵手段着实太过匪夷所思。

    荒塔之前,班铭对摩诃道尊等人道:“诸位,其余的外来者你们安顿在哪,我想去和他们见一见,不知是否可以?”

    “这当然没有问题。”摩诃道尊笑容温和地答应下来,道:“既然妖潮的事已经解决了,我们就不要再因此打扰到沧澜前辈清修了。”

    其余道尊都深以为然地点头赞同。

    ……

    这一次,班铭终于是顺利地看到了人域收留的十二名外来者们。

    而在这八人当中,班铭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人——希望星战神殿堂之主,战武隆!

    除此之外,班铭还看见了一个熟人——克罗斯凯撒!

    人生何处不相逢,班铭只能暗自摇头,以前克罗斯凯撒只是被他挖了眼睛略施薄惩,这一次十分干脆地丢掉了双腿,成了坐在轮椅上的人。

    对于班铭和方石的出现,而且还有道尊级别的强者作陪,并且态度亲热,战武隆等人都是深感诧异。

    要知道,他们在这儿,可是每四个人挤在一间小房间,受了伤只提供最简单的消炎草药倒也罢了,还会被有意无意地监视起来。

    同样是外来者,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当初在希望星欠了战武隆一个人情,班铭始终记在心里,现在算是到了还人情的时候。

    他立刻向摩诃道尊提出,可否给众人提供一个更好一点的养伤环境。

    摩诃道尊的神色有些难看,立刻将负责这里的人叫了过来,质问对方为什么会给这些异域客人这样的安排。

    那人嚅嚅喏喏,目光却是飞快地朝熙凤道尊那边看了一眼。

    他这一眼虽然快速,却逃不过在场众人的法眼,摩诃道尊顾及熙凤道尊的面子,并未多说什么,罚了那人之后,就另外让人带领众人去了房田雨等人居住的天清苑。

    天清苑的环境的确比起之前战武隆等人所住的地方好上许多,而且房田雨等人先前所受的伤势也已然得到了很好的治疗,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摩诃道尊等人并未多呆,他们毕竟都是一城之主,眼下又刚刚发生了妖潮,还有其他一些善后事情需要处理,很快便告辞离去。

    而到离开之时,摩诃道尊等人都未主动提起班铭等人什么时候离开人域这样的话题。

    “摩诃道尊,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他们那么客气?他们毕竟是外来者,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成为祸患!”半路上,紫阳道尊蹙眉说道。

    摩诃道尊微微摇头,道:“我不这么认为,一方面那位华晨小友既然能得沧澜前辈看重,就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另一方面,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人域和妖域很可能会全面开战,正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如果到了必要的时刻,我相信他们也会帮忙出力。”

    青云道尊嘴角一动,道:“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对他们太过警惕,他们是从另外的世界来的,现在进出两个世界的方法被妖族掌握,他们为了回到自己的世界,就必然会在对付妖族这件事情上不遗余力,大家既然目标相同,何不携手合作?至于更为久远的事,如果考虑得太远,其实就有点杞人忧天了。”

    其余蓝集道尊等人都是若有所思,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紫阳道尊淡淡道:“但我始终相信那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那就让时间来检验吧。”摩诃道尊微微一笑。

    班铭并未刻意去偷听摩诃道尊等人的交谈,不过,他现在是荒塔之主,几乎可以这么说,只要是在这座城中发生的哪怕是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几乎都在他的感知之内。

    这种感觉其实并不美好,班铭也是有意在控制,过滤掉一些不想感知到的东西。

    而摩诃道尊等人的谈话,倒是让他对摩诃道尊和青云道尊增添了些许好感,至于紫阳道尊乃至熙凤道尊那边,就如同摩诃道尊最后所说……时间会检验一切。

    此时,众多来自太阳系的人类聚集在了一间大厅里,举行一场会议。

    班铭随手一挥,就用某种封神时代的手段,布下了一层结界。

    这一幕,让在场很多人眼有异色,而房田雨慕容易袁德白狄光荣四人,眼神皆是有些躲闪。

    毕竟,他们先前忘恩负义,在广场上和班铭方石主动划清界限,本以为班铭和方石被带走之后会遭难,没想到班铭二人居然安安全全地回来了,更似乎受到了这里修仙者的重视。

    这样的超出预期的结果,让他们的心中有些忐忑,怕班铭和方石找他们算账。

    不过班铭已经完全将他们当成了空气,直接就露出笑容和虎峰打招呼,使得他们暗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羞恼生恨。

    虎峰对于班铭二人能够安全回来很是高兴,好在他年长持重,并未表现得夸张。

    接下来,不同阵营的众人分别说了一遍自己阵营的经历。

    班铭这才知道,眼下这总共十九名太阳系人类,居然有五个阵营之多,其中有三个阵营最初的人数达到了十几人,到最后就只剩下两三人。

    武道无法施展,随时随地又可能有妖物出现,在场众人能够抵达人域,多还是运气够好的缘故。

    而克罗斯凯撒的腿,便是被一只像牛一样大小的蝎妖划伤,迅速腐烂,最后不得不自己斩断才得以存活下来。

    对于他的遭遇,班铭表面平静,心里其实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而当房田雨等人说起自己一行人的经历,其余人得知,他们五人竟然是被班铭和方石所救,才一路顺畅地抵达人域之后,很多人看向班铭和方石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同了。

    而房田雨似乎有意多说了几句,提到方石随意一拳就能轰杀来犯妖物。

    “方石……阁下难道是百年前名动一时的修炼钛皇金身的那位方石前辈?”克罗斯凯撒眼中突然亮了亮,说道。

    “是我没错。”方石点了下头。

    克罗斯凯撒立刻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敬仰之色,道:“方石前辈果然不凡,不愧是能将‘皇极金钟罩’这样的B级别武学自己改良提升成为S级武学的超级天才,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恐怕前辈到了这里,也是将武学进行了改良,才能发挥出那么强大的战斗力的吧?”

    方石闻言一愣,随即脸庞居然含有地微微发红起来,略显尴尬地摆了下手,道:“不是我自己改的,我没那个本事,是——”

    方石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绷住脸不肯再说一个字。

    这时候的他,哪还不知道自己是上了克罗斯凯撒的当?不过他脾气里有着自己的执拗,这时候没有去怪克罗斯凯撒狡猾,反而是在生自己的闷气,是自己疏忽大意,给班铭惹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