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我的1979》

588、策略

    黄警长刚要回味这两句话的斤两时,李和已经出了办公室。(有)?(意)?(思)?(书)?(院)

    警察队的大厅里依然是乱糟糟的,喇叭全到李和跟前道,“各家的律师都来了,等会就能全保释出去。”

    “派人跟着,我要尽快知道他们所有人的老底,老于和老黄那边也记得送一份资料过去。”李和对上几双愤怒的眼睛,直接给忽略。

    喇叭全低声道,“李先生,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发生点意外什么的也太平常不过。只要你吩咐,今天晚上我保证他们.......”

    在他看来,李和的地位已经够虎啸山林了,怎么还能受这种憋屈呢?

    “一晚上六户人家出现意外?还都知道是和我有怨的。警察是傻子?还是你当我是傻子?”李和打断喇叭全的话,继续道,“我修理他们就要光明正大的。”

    丁世平的车子已经启动在门口,他直接上了车,不再和喇叭全多说。

    有几个站在门边的家长,望着这远去的车子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丁世平一边开车一边道,“老沈和郭小姐的飞机晚上一起到香港。”

    “让他们休息一晚上,明天来见我。”手上还有打人留下的血迹,李和拿着纸巾认真擦了一遍,擦一遍还感觉不干净,把车上的一罐啤酒给拉开,冲洗了一遍。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半雨半雾,似乎繁华的大香港已经消失,近前只能瞧见在马路上奔跑的汽车和行人。

    丁世平要关车窗,李和拦住了。

    车子没有回家,还是先行到医院。

    病房里于老太太和李老头都在。

    李老头先问李和情况如何,李和简单说了一下。

    李老头赞扬道,“打的好,不然都当你是近视眼,不过呢,你这棍子居然举起来了,就要下死手,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留个做成仇的在眼皮子底下就是祸害。以你如今的家业应该不会怕吧?”

    李和道,“不用说这种激我的话,怎么做我心里有数,我又不是傻子。”

    “我是怕你心太软,你也是有家有业,拖家带口的,要是有差错,可不止你一个人的事情。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哪里心软了?”

    李老头冷笑道,“想当年,寿山那么个破落户,你还不认识呢,还不是照样领回家了?”

    “你是让我当坏人?”李和心说,你这老头我领你回去的时候难道认识你?

    “你要是坏人,我还瞧不上你呢。我不是教你坏,我是教你诈!”

    下晚的时候,李和让王玉兰回家,晚上留他在这里陪着老五。

    王玉兰闻闻身上,感觉有股味,是该回去洗个澡,而且家里孩子、牲口,也没有能让她能放心的下的。

    “姜姐,你也回去吧。”李和见姜姐在旁边站着,索性也让她跟着回去。

    “那我回去炖个鸡汤就再来。”

    “不用,明天早上来吧,这里也用不上你。”李和把她们都赶走,只留下一个丁世平陪着他。

    老五看见李和就坐在她的对面,满心的不怎么乐意。

    李和没搭理她,和丁世平拿了一副牌坐在走廊里一直玩到晚饭的时候,然后去给她打了一份汤、一份空心菜和一碗米饭。

    等她吃完,又给她收拾了,见她在那扭扭捏捏的不肯说话,又问,“怎么了?”

    “我要去厕所!”老五说完又气呼呼的看着李和,她还是埋怨哥哥把老娘使弄回去,使他都不方便。

    哪知李和道,“你腿不是好好的吗?自己下床,我扶你。”

    把她架下床,走到厕所门口,李和看看她打石膏的手,还有那条松紧裤子,对丁世平道,“去喊个护士。”

    最后护士来了,老五才方便一点。

    李和刚把老五安排到床上睡好,丁世平就对李和道,“喇叭全电话说那几家查的差不多。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李和摆摆手,“让他明天一早过来吧。郭小姐和老沈下飞机没有?”

    丁世平道,“已经到了。”

    “告诉老黄和老于,明天都在旁边的饭店碰头。”

    两个人说了一会,便再无言,躺在走廊的椅子上,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李和刚睁开眼,丁世平的早饭已经买好。

    “牙刷、毛巾都在桌子上。”

    李和刷完牙洗好脸,拿起桌子上的早餐问老五,“吃了没有?”

    老五的耳朵上塞着耳机,虽然胳膊不方便,但是身子还在随着音乐一抖一抖。

    李和连着喊了她两边,一声比一声大,正要喊第三遍的时候,丁世平道,“已经吃了,吃的挺不少。”

    吃完早饭,王玉兰和李兆坤两个人都到了。

    为了小闺女,李兆坤连自己的生意都顾不得照看,只能悉数都交给张老头。

    李和见他们来了,自己算方便离开,他问丁世平,“他们到了?”

    丁世平道,“到了。”

    “我自己过去,你在这里看着点。”

    “你放心。”丁世平点点头,毕竟昨天才把人给揍了,医院留个人还是有必要的,“等会我打电话给张兵,让这小子也来。”

    “中。”李和刚转身,突然又想起来什么道,“你闺女是不是来了,你还没去接?”

    丁世平不在意的笑笑,“没事,都在深圳,我大儿子送过来的,也是个老爷们了,能担得起,我让她们找了个地方先住几天。。”

    李和摆摆手,“不要为我的事情让孩子他们着急,你让喇叭全另外安排人过来,你交接好,赶紧去接人,开我车去。”

    “那行。”丁世平笑笑不再推辞,他是太了解李和的,李和的真心实意他是从来不会拒绝的。

    李和下搂朝着那家约定的饭店过去,说是一家饭店,其实这只是一家外卖的馆子,楼底下只摆得下五六张桌子。

    之所以约在这里,是因为这是喇叭全的一个据点,是他的一个小弟的家里的。

    李和刚到门口,喇叭全就迎过来,把他带上了二楼。二楼是住家的,面积也不大,但是起码有二室一厅的格局。

    郭冬云、沈道如、黄炳新、于德华、潘友林都在。

    郭冬云道,“你非自己守夜,安排个人在医院就是。”

    李和笑着道,“又不是多大事,自己又不是做不了。”

    他自己搬把椅子,坐下道,“事情都忙完了吧?”

    郭冬云道,“诺基亚的事情还在洽谈,没有几个月一时半会很难结束。”

    沈道如见李和的眼神也瞄向他,就道,“跟那个叫什么伊万诺夫的,合伙在曼彻斯特买了一个球队玩,委托他来管理,他刚好喜欢足球,我也喜欢,切合到一块了。不过李先生,你放心,这个肯定公私分明,我俩闹着玩的,不会占公司的资金。”

    “随便你。”李和没有心思管这个,只是问喇叭全,“打听的怎么样?”

    于德华却开口道,“我来说吧,资料我昨晚就看过了,又三更半夜找人问了一圈,基本上很清楚。除了一个林一南比较难对付,其他家都不够看。咱们先给他们砸破产,再慢慢和他们官司上计较。”

    黄炳新笑着道,“原来是他家,我还真熟悉,据说这两年玩具行业被内地的挤压成亏损,生意不怎么好。”

    沈道如道,“他们家的场地在九龙那么大块,溢价的厉害,这两年倒是不少人鼓动动把地卖了,转战地产得了,林一南倒是没同意。既然他这次撞到咱们手里来了,倒是没有必要那么客气。交通肇事逃逸,现在无非仗着口袋便利,找几个大律师可以使劲的胡搅蛮缠。但是要真破产,他们可就是案板上的肉,不但咱们要啃,别人也会啃。按照香港的法律,律师费也是由败诉方付,这个费用咱们是可以省的。”

    他自以为说的幽默,可是没人附和。

    于德华摇摇头道,“还是得从他业务上找篓子,或者郭小姐可以让高盛明天在报纸上给开达实业一份最低评级,只要有利空出现,咱们趁机做空,三天内拉成白菜价,趁机吸筹码,这个郭小姐在行,我就不献丑了。”

    这样的套路他之前在刘大雄身上套取过经验,已经玩得溜熟。

    李和道,“过几天我就要给闺女摆满月酒,没时间等什么利空,我要不惜本钱的砸。”

    黄炳新担忧的道,“开达实业的大股东都是跟着林一南的老臣,倒是没有那么容易接触,而且市场上的部分流通股不具有投票权,想把林一南赶出开达的董事会,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这两年开达实业在走下坡路,这是有目共睹,早就有心生不满的,谁还能有心情继续陪着林一南玩?他们就不怕连养老钱留不住?只要肯多出点溢价,大部分股东都会乐意卖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于德华这样图着畅快说完,又感觉不妥,看了一眼李和的神色,又补充道,“不是所有的老板都像李先生这么深明大义,英明神武的。”

    郭冬云正色道,“如果我没记错,开达的税前溢利不足2500万港币,前年美国奇妙大世界破产,撇了不少账给开达,开达亏1个多亿,去年被迫出售在北角丹拿道物业大概4.5亿港币,老沈,如果我没记错,你当时也去和林一南谈过吧?”

    沈道如道,“他狮子大开口,懒得理他罢了。”

    郭冬云继续道,“开达上市的时候,每股认购价大概是2块,那么早上开盘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才不到五块,总市值不到七个亿,林一南拥有19%的股权。既然李先生的目的是让林一南破产,那就还必须保证林一南对开达实业有强烈的控股**,不然他不会和我们一样拼命用现金吸筹。不过,他这样的创始人一般是不会轻易抛弃控股权的。”

    于德华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来整,不需要你们插手。他还有一家成衣厂,是他妻弟在管的,大客户是我朋友,顺手的事情。”

    “律师的事情我来办,只要今天老于一动手,我会联系律师行,绝对让他们委托全港最有名的大律师。”沈道如又从喇叭全面前的文件堆里抽出来一张纸,“这个女人姓朱,他们家弥顿道开了一家钟表店,但是物业是新鸿基地产的,如果我要买下来,李老四会给我这个面子。要是物业买下来,到时候就是我说了算。”

    李和盯着纸头上的照片一看,赫然是昨天在警局里那个戴着眼镜的女人。

    “李先生,这个胖子是在钵兰街开歌舞厅的,哪怕是得罪了和胜和,我也保证让他开不下去!”喇叭全终于表衷心,“一天也别想营业。”

    “这家呢,姓许。”郭冬云也举起来一张纸,“在红磡做地产,但是好死不死从通商银行做了贷款。”

    说完,她自己都禁不住笑了。

    李和一看,是昨天那个被扯掉领带的中年人。

    “这个业务不是我经手的,这个人真不熟悉,回去我来办。”黄炳新也笑着接腔,“我不逼她还款,那也影响咱们信誉,我把他的债权转掉,自然有人逼着他还款。”

    “最难办的就是这个人。”于德华拿起一张纸,道,“这个人在澳门承包了两间vip贵宾赌厅,有点本事,据说之前在公海搞过赌博船。只是我们在澳门没有什么关系,想搞他还真难。”

    郭冬云看了一眼一直没吭声的李和,笑着道,“你们忘记李怡出生的时候,何赌王送过贺礼了?李怡满月酒,何赌王会亲自到场,李先生自然不好开这个口,我来说吧。”

    “速战速决。”李和就这么一句话。其实他明白,他在没来之前,这帮人就已经商量好了,只是因为他,又特意说了一遍。

    早知道,他还操这个心干嘛。

    出了饭店,仰望天空雾蒙蒙的小雨。

    他有一种错觉,他已经站在了山峦之巅,只手可摘星辰。

    要不要去老布什、小布什爷俩去谈笑风生?

    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在王者巅峰,只是他自己不自觉罢了。

    ps:两章合并。大爷们,给个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