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飒飒西风》

第五百三十二节 吃定君臣

    皇帝、太监和宰相三人磨蹭了许久,终于将圣旨写好,由宰相孙钰亲自递至刘驽跟前。(.有.)?(.意.)?(.思.)?(.书.)?(.院.)

    刘驽伸手接过,并未瞥上一眼,径自收入怀中,道:“既然三位有闲,不如再帮我草拟一份圣旨。”

    皇帝听后直吃了一惊,“啊,还要圣旨?”

    田令孜却计从中来,“好,好,甚么样的圣旨请刘大人尽管吩咐,我们照办就是。”

    以他的盘算,能将这个刘驽留在殿中越久越好,只要等到夔王驾到,那僵局自破。

    台阶的百官见此情形小心议论开来,皆以为这个新任大理寺卿刘大人简直是愚蠢至极,白白耽误自己逃跑的生机。眼见殿外重兵越聚越多,那神鬼莫测的夔王迟早要来,此人恐怕将死无葬身之地。

    刘驽对眼前一幕视若不见,沉吟片刻后道:“给大唐宰相谢攸之平反,彰显他的旷古功绩,洗脱他的污名,追封他为信国公,世袭罔替!”

    他之所以提出这一连串要求,皆是根据夔王当日向他许下的承诺,并非毫无根据。

    他的话刚说完,便在含元殿中惹起轩然大波。台阶下百官窃窃私语,嗡声一片,向他投来的目光各式各样,神情有喜有怒,令人难以捉摸。

    皇帝听这位刘大人下令时语气坚定,行止间不怒自威,大感惊骇。他不禁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不过是个假皇帝,而眼前此人才是那真皇帝。

    他哆嗦着说道:“刘爱卿所言甚是!”转身向田令孜问道:“田公公,你说该怎么办?”

    田令孜不停地搓着手,“这……”

    皇帝心生讶异,“田公公,当初那谢攸之的案子可是你一手督办的啊!”

    生死存亡之际,这对主仆已然互相推诿,耍起了小心思。

    田令孜心中微恙,瞪眼道:“陛下,当初的谢攸之案子可不是我办的,那是我的兄长……”他话出一半后恍过神来,垂头丧气道:“罢了,反正老奴认了就是。”

    他自以为眼下重兵包围含元殿,这刘驽死活逃不出皇宫,即便给他一道圣旨又能如何,于是没好气地看了一旁的宰相孙钰一眼,“孙大人,你就依刘大人的说法草拟圣旨吧!”

    孙钰眼露犹豫,小心翼翼地问道:“田公公,真的这么写?”

    田令孜勃然大怒,吼道:“你堂堂当朝宰相,难道还要咱家教你怎么写!?”

    孙钰赶紧地下头,将毛笔在砚台中沾了沾墨。一旁的几名小太监急忙铺纸,紧张得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这皇帝、太监和宰相三人依旧采取拖延的策略,孙钰每写两句便停下笔琢磨一会儿,接着又向田令孜问上两句,田令孜照旧大骂,不过说的大多是废话,而皇帝又时不时地插进来说几句,有时候偶尔跑题,说些甚么“时候不早,朕都想去蹴鞠了。”“这皇帝真难做,若是天底下有蹴鞠状元,我倒是想去考个,嘿嘿!”

    刘驽怎能不明白这君臣三人的小心思,却依旧按兵不动,约莫又过了个把时辰,台阶下的群臣已然累得站不住,在大殿中微微弯腰屈膝活动开来。

    许久之后,这道难产的新圣旨方才出炉。

    田令孜见夔王迟迟未到,面如死灰,朝宰相孙钰略使眼色。

    孙钰会过意,捧着圣旨恭恭敬敬地来到刘驽马前,“孙某才疏学浅,若是有写得不够周到的地方,还请刘大人再行定夺!”

    他这样做无法是想再拖延些时间,让局势这杆秤向着利于己方的逐渐倾斜。

    刘驽从此人手中接过圣旨,大抵浏览一遍后,发现行文前后错乱,语法文字错误处处皆是,心知此人乃是在故意捣乱。

    他浓眉一横,将圣旨揉成一团扔至脚下,怒道:“孙大人,你堂堂一个宰相,就这么糊弄人!?”

    他手一张,真气磅礴而起,稍稍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万流归海”。

    孙钰只觉身子一轻,不由自主地浮起,眼一眨,脖子已被对方单手紧紧箍住。

    “刘大人,饶命啊!”孙钰在空中挣扎着踢动双腿,惊慌地求道。

    台阶下文武百官见此情形,乱成一片,却无一人上前营救,气氛颇为诡异。

    他们中部分人本就对孙钰凭空升为宰相感到不岔,此时正在幸灾乐祸。

    另一些则是已故宰相谢攸之的门生或故知,以往不敢在朝中为谢大人鸣冤,此刻只感青天渐明,大唐中兴有望,心中暗喜,更加不会上前阻拦。

    更多人的则是墙头草、随风倒,眼见刘驽气势汹汹,当然不肯平白无故地上前送了性命。

    皇帝见状大感惊惧,扶着身旁搀扶的小太监方才勉强站稳,咽了口唾沫,强行壮了壮胆,喝道:”刘大人,这含元殿可是朝廷重地,你万不可让此地流血!“

    田令孜意识到局势不妙,孙钰若死,那接下来倒霉的人便是自己和那傀儡皇帝,出于唇亡齿寒的考虑,他上前一步,帮衬道:”刘大人,你挟持当朝宰相,难道真的要造反吗!?“

    造反,对于朝廷来说是最大最重的罪名,他希望藉此能给刘驽带来一丝威慑。

    刘驽脸上怒意泛起,他单手微扬,将孙钰抛至半空,一掌挥出,正中孙钰左臂,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碎裂声。

    孙钰痛呼一声,滚落在地,由几名小太监从地上扶起。他捂着软塌塌地下垂着的左臂,不顾宰相体面,鬼哭狼嚎起来。

    刘驽紧盯着他,”给你留一条右臂好好写字,再写错,你自己看着办!“

    他说完又冷冷地瞥了田令孜一眼。

    田令孜直吓了一跳,本能地将仅剩的一条左臂缩回袖中,颤声道:”孙大人,你赶紧按刘大人的意思办,一个字都不可以错。“

    皇帝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孙爱卿你赶紧写!“

    他不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多希望自己此刻是在那蹴球场上,而非这个该死的含元殿。

    孙钰见状只得强忍疼痛,半走半爬着回到案边,战战兢兢地开始重新撰写圣旨。

    “君臣协力”之下,这份新的圣旨完成得很快。孙钰写完后将笔放回一边玛瑙笔架上,脑袋一偏,眼白翻了翻,竟倒在身旁的小太监身上,因紧张过度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