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手机版,必发365官网

返回目录

《寒门状元》

第1846章 提亲

    沈溪回到家时,正好碰到兴冲冲前来表功的王陵之。∞杂∑志∑虫∞

    胡琏非常懂人情世故,自个儿在城外军营坐镇,却把沈溪最信任的王陵之给调了回来。

    在沈溪看来,胡琏这么做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王陵之作战虽然勇猛,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却不善于练兵,确切地说是不谙世事,倒不如荆越和马九这些人更懂人情世故,容易打交道。

    沈溪带着王陵之到自己书房,王陵之笑呵呵地道:“师兄,这次我又立下大功了,应该会被提拔重用吧?”

    “你的意思是……”

    沈溪瞟了王陵之一眼,“之前朝廷没提拔重用你?”

    王陵之嘿嘿干笑两声,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沈溪看到后连连摇头,叹息道:“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醒事啊……在你离开京城这些日子,令尊到处找媒婆,准备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赶紧回去见令尊,这两天让他带你走一圈,找个称心如意的媳妇儿。”

    正在憨笑的王陵之听到这话,不由傻眼了,赶紧叫道:“师兄,不能这样,不是说好建立功业就不用再谈亲事吗?”

    “废话!”

    沈溪没好气地喝斥道:“我可从未跟你允诺过,你也老大不小了,看看我都有儿有女了,你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你父兄该有多着急?”

    “今晚本想留你在府上吃一顿,但看这架势,你还是回家去吧。等你亲事定下来,我再设宴款待……若朝廷对你有所颁赏,我会派专人前去通知!”

    “师兄,你这是害我,你知道我跟那些大家闺秀……没话好说……师兄,不是说好了我跟你,还有小嫂子一起过日子……”

    不管王陵之怎么抗议,一律无效,沈溪叫来朱起,让他带王陵之出门。

    朱起笑眯眯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将军,您看我家老爷已吩咐过了,您就……”

    王陵之轻哼一声:“师兄还是觉得我是个累赘,我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就是想证明自己有本事,师兄却总轻视我。”

    沈溪站起身来,打量王陵之那一张看起来棱角分明的脸,摇头道:“根本是不搭边的事情,你有本事跟你成家立业间并无冲突。朱老爹,你驾车送他回王家,前两日他爹还派人来,问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说是要跟他谈门亲事,看看……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朱起尴尬一笑,低下头一语不发。沈溪说这话,就好像是一个长辈在训斥子侄,他作为一个下人,没资格接沈溪的话。

    王陵之气呼呼甩门而去,出门时差点跟外面正探头往里面望的朱山撞在了一起,朱山立即出声抱怨:“被鬼迷眼睛了吗?也不知道看看路……”

    “撞你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撞我啊!”王陵之在那儿叫板。

    这下可将朱山惹恼了,沈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王陵之“啊”的一声,这位被正德皇帝朱厚照称赞有加的“小王将军”,被看起来比他秀气多了的朱山倒栽葱一样给提起来。

    王陵之下盘落空,无法借力发力,整个人被朱山举起来后虽然拼命挣扎,却徒劳无功。

    “哎哟,放开,放开。”

    王陵之拼命交换,闻声追出去的朱起见状,赶紧喝斥,“闺女,你在做什么?快放下,快放下,得罪了王将军,你不想活了?”

    朱山是个在这时代被视为异类的女汉子,在沈家基本就当个壮劳力在用,平时沈溪让她守大门,就是看准她油盐不进的性格。

    但凡是有人前来请托送礼,都会被朱山不留情面地拒之门外。

    沈溪跟着出门,恰好看到朱山把王陵之高高举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很清楚,但仅就目前的局面,王陵之这个脸丢大了。

    朱山听到朱起的话,非常恼火,嗔道:“爹,这个人好生无礼,以前就一而再再而三得罪我,我想好好教训一下他!”

    “嗨,我的傻闺女,快把人放下!这位小王将军,是你能随便得罪的吗?”

    朱起赶紧过去按住女儿的肩膀,朱山虽然心有不忿,但还是依言将王陵之丢往一边,只听“砰”的一声,王陵之结结实实摔到地上,半晌没爬起来。

    朱起没有过去向王陵之请罪,反而到沈溪面前,跪下来磕头:“老爷,小女不懂事,请你饶了她吧!”

    朱山站在那儿,一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看着自己老爹在那儿磕头,嘴上还嘟囔个不停,心里有种战胜对手的满足感。

    她跟王陵之交手次数不多,每一次都讨不到便宜,如今正是王陵之得胜归来,志得意满,自以为天下无敌时,朱山就结结实实给他上了一堂课。

    “没事!”

    沈溪走过去看了王陵之一眼,并没有伤筋动骨。

    这会儿王陵之已缓过气来,但他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而是将头埋在胳膊里,已然是无地自容。

    沈溪对朱起道:“朱老爹,带小山下去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以后叫小山别那么冲动,府上来的很多是达官显贵,做事机灵点儿,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是,是,老爷,小人谨记!傻闺女,还不走?”

    朱起爬起来,扯着朱山就往外走,朱山竟还有些不服气,三步一回头,好像要跟沈溪理论一下,但她那张笨嘴可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能怏怏不快而去。

    等人走后,沈溪伸出一只手,招呼道:“怎么,还要我拉你起来?”

    王陵之左右看了一眼,垂头丧气地从地上爬起来,满身尘土来不及拍打,便给刚才的失败找借口:

    “……师兄,我是不小心,没想到她会偷袭我!”

    沈溪没好气地喝斥:“大老爷们儿,输了就输了,找借口做什么?这下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看你一天天嘚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天下无敌,你可知道,你不进步,就意味着会被人超越……”

    若是旁人这么教训,王陵之非拿大耳刮子抽不可,但现在是沈溪教训他,他只能老老实实听着。

    王陵之佩服的人不多,沈溪无可争议地排在第一个,在他看来,沈溪既是他的授业师长,又是指路明灯,连他现在的官位也是因沈溪提点才得到,再加上沈溪聪明睿智,他这种笨人秉承的原则就是,谁厉害服谁。

    “行了!”

    沈溪挥挥手,“收拾一下,自己回去吧,别浑身上下弄得脏兮兮的,要让你父兄看到你光鲜威武的一面,不要让他们担心。若是婚事有了着落,回头告诉我,或者我帮你去提亲也行!”

    作为王陵之的“师兄”,沈溪觉得有必要留意这小子的婚姻大事,甚至不介意去利用自己的名望和关系,帮王陵之找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

    “哦。”

    王陵之应了一声,灰溜溜离开沈府。

    ……

    ……

    王陵之被动挨打,看起来输给了朱山,但沈溪却知道,王陵之输在粗心大意上。

    之后沈溪也在琢磨这件事,觉得让王陵之吃点亏不算什么,至少能让这小子醒悟过来,让他积累的傲气降一降,头脑清醒清醒。

    第二天一大清早,沈溪刚起来,还没吃早饭,朱起便进屋通禀:“老爷,王家老爷来了,就是小王将军的父亲。”

    若是旁人,沈溪恐怕就要拒之门外了,但王陵之的父亲却不同,毕竟同是宁化老乡,两家人过往又有那么多纠葛,王昌聂为人也算忠厚,对沈家有过帮助,沈溪不会怠慢。

    “哦?那我出去迎接吧!”

    沈溪猜想王昌聂到来多半是要说王陵之的亲事,毕竟他昨日做出许诺,会帮王陵之去说亲,这种承诺他不会轻易违背。

    在了门口,沈溪见到王昌聂,此行王昌聂没有带两个儿子过来,只有几个下人跟在身边,一来便向沈溪磕头行礼。

    “伯父客气了……我跟凌之自小便是好朋友,您便是我尊长,岂有尊长给晚辈行礼的道理?”沈溪上前相扶,“伯父快请起。”

    王昌聂站起身来,他表现出的对沈溪的恭敬实在是发自内心。以前儿子没出息,读书不是那块材料,好在受沈溪启发弃文从武,从此找到人生目标,到现在终于有了一点成就,让王家从普通的小地主家庭,变成拥有世袭官位的士绅中的一员。

    沈溪请王昌聂入内,二人到了正堂,沈溪请王昌聂坐下,王昌聂却坚持站着,拱手道:“沈大人,犬子承蒙您照顾,这些年来给您增添了不少麻烦,犬子今日有一点成绩,全都是大人提携之功。”

    沈溪没有就坐,笑呵呵地道:“伯父,您实在太见外了,凌之有今天全是他自己有本事,他在宣府当差多年,真刀真枪拼出了今天的前程,反而是我一直在外地和京城做官,不能时时在他身边照顾。”

    二人言语中都带着一种谦逊和客气,让沈溪觉得非常别扭。

    在沈溪坚持下,王昌聂终于还是坐了下来,随即将自己的来意说明:“沈大人,听犬子说,昨日贵府的朱家姑娘,曾出手教训过他?”

    沈溪一怔,不太明白为何王昌聂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他不由抬头看了门口的朱起一眼。

    朱起站在那儿是为了方便听从沈溪吩咐,听到这话,立即灰溜溜躲开了。

    显然朱起把王昌聂当成上门来找人算账了。

    沈溪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我府上的丫鬟小山,一直都粗手粗脚,以前跟凌之就有一些过节,多番比试不分伯仲。这次凌之刚从边关凯旋归来,或许是太过疲惫,又或者是分神了,以至于被小山所趁,将他绊了一下。”

    没办法,就算沈溪知道王昌聂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但还是特意为朱山解释一下。

    王昌聂不怒反笑:“好,好啊,其实鄙人一直都希望找一个能镇得住犬子的儿媳妇,这朱家姑娘就是绝佳的人选……却不知鄙人是否可以跟朱家老爷见上一面,谈谈婚事?”

    之前沈溪还不太理解,但见王昌聂一脸期待之色,不由摇头莞尔一笑……兜兜转转,结果还是把王陵之和朱山凑一块儿了。

    沈溪心想:“之前怎么撮合这一对都不成,感情是要等王陵之和朱山之间分出个胜负来才行……看来昨日让这小子来府上,实在是再英明不过的决定了。”

    沈溪道:“伯父,以凌之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找一位普通人家的姑娘,是否有些……”

    “无妨,无妨的!”

    王昌聂急忙解释道,“朱家老爷一直都在沈府做事,这里可是堂堂尚书府,宰相门房七品官,更何况朱家老爷还是沈府的管家?说出去那也是体面的事情!再者说了,犬子老大不小,能有个媳妇就不错了……实在不敢奢求啊,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听说犬子在军中任职,又看到他粗手粗脚的模样,立即便打退堂鼓,倒不如……”

    知子莫若父,王昌聂显然比谁都了解自己的儿子。

    沈溪心道:“这年头,世家大族都看不起寒门百姓,就算王陵之在战场上有建树,但始终不是书香门第出身,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宁可嫁给个穷秀才,也不肯嫁给武将做妻子。而那些想攀附权贵之人,又不是王家希望的联姻对象,如此看来,朱山到算得上最好的选择了。”

    沈溪道:“不瞒伯父,之前我便曾想撮合他二人,只是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便不了了之……先前朱老爹还在这里,我这就把人叫来!”

    “一起吧,请!”

    王昌聂在沈溪面前,没有丝毫长辈架子,把姿态放得很低,他恭敬起身,陪同沈溪一起出门,在侧院见到还有些慌张失措的朱起。

    “朱老爹,王家伯父有话找你说。”沈溪笑着打招呼。

    朱起一听头都大了,赶紧过来,正要下跪磕头谢罪,却被沈溪一把搀扶住,沈溪凑上去在他耳边小声道:“是跟小山婚事有关,王伯父是来向你提亲的。”

    “啊?”

    朱起一时间没明白过来,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沈溪朗声道:“朱老爹,王伯父看中令媛的人品和才貌,想就此提亲,撮合一段大好姻缘,您老看……”

    王昌聂恭敬向朱起行礼:“正是如此,请朱家老爷斟酌成全……这是犬子的生辰八字。”

    说着,王昌聂将他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红纸拿出来,上面写着王陵之的生辰八字,明显带着诚意而来。

    朱起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闺女明明得罪了小王将军,怎么第二天王家就跑来提亲了?

    以王家现在的门第,再有沈溪帮忙出面说和,想找书香门第的大家千金根本不是难事,怎么也轮不到他那个根本不通文墨,甚至有些憨痴的女儿。

    “老爷,这……”

    朱起根本不知说什么才好。

    沈溪笑道:“既然王伯父要跟朱老爹商议婚事,那这件事我便不参与了,还是让你们两家人自己来谈,希望朱小姐和王家少爷能有一段美满姻缘!”

    言下之意,沈溪对这桩亲事非常看好。

    ************

    PS:今天家里炸酥肉。这一章写得有点儿潦草,抱歉啊!

    (本章完)